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常思念故乡那条河,语溪呀,我是你的儿子

 
 
 

日志

 
 
关于我

童心未泯,忠厚不愚,上网写博,自得其乐! 这是本人的原创图文博客。引用、转载者请注明出处,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杂忆:说说崇德  

2016-10-30 14:00:39|  分类: 心语一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杂忆之三:说说崇德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我小时候的崇德

崇德,即如今的浙江省桐乡市崇福镇,地处美丽富饶的杭嘉湖平原腹地,位于桐乡市西南部,京杭大运河、320国道、沪杭甬高速、沪杭高铁贯穿全境,是一个现代化了的有名大镇。

崇德古称语溪,历史源远流长,文化底蕴深厚。早在新石器时代,便有古人繁衍生息于此,创造了辉煌的马家浜文化和良渚文化。春秋时为吴越边界之地,又称御儿。镇西郊有何城遗址,相传为当年吴拒越所建。汉时又称御儿为语儿。镇东有南沙渚塘,古时即称语儿中泾,又称语溪,为崇德之名由来。晚唐时已有崇德之名。唐乾符六年(879)为义和镇。五代十国时属吴越,后梁开平初,以运河右侧为义和市,左侧为语儿市。后晋天福三年(938)正式置崇德县,设县治于镇。清康熙元年(1662),改崇德县为石门县,民国初复称崇德县,镇一直为县治,历经千年。1958年,崇德县并入桐乡县,从此崇德这名字就消失了不过,在我的记忆中,她永远是崇德。

孩提时,我在大人的带领下,经常来到这里游玩。那时候,乡人在称呼它时大家并不叫崇德,也不叫崇福,而是叫石门。这是因为上面提到的,在清康熙元年,为避清太宗皇太极的年号纬,改崇德县为石门县,其后历时200多年,故我的上几代先辈历来叫崇德为石门。辛亥革命后,民国三年复改石门县为崇德县,但人们习惯了,还是叫石门。而且,乡人平时更习惯是叫县里:问:你今天一早去哪里去了?”答:“噢,今天到县里去出市了。这是常可听到的对白。这座古城在我心中真是十分神圣,从1953年起我就在这里上学,整整四年,耳濡目染,也听到许多传说,我就根据回忆,并查阅有关史料和先辈们的记录,来说说“叫崇德的那个时候”。我的叙述要从崇福禅寺说起。

 崇福禅寺

在我读书时,大家平时叫石门的这个镇的官名,就叫崇福镇,崇福镇的镇名因历史上有崇福禅寺而得名。

崇福禅寺,俗称西寺。始建于梁朝天监年间,当时称为常乐寺。宋朝祥符年间改名为悟空寺。宋天禧年间皇上赐予寺额"祟福禅寺"。从此后便名声大振,远扬海内外。据前辈人传说 ,崇福禅寺是浙北名寺之一,鼎盛时期僧房殿堂林立,东至太平弄,西至五桂芳弄,北至大操场,南至大街。殿阁高大巍峨,泥塑佛像栩栩如生,四周红墙围绕,寺外银杏森森,寺桥玲珑有致,大殿香烛通明。金刚殿北的铁质巨型香鼎常年香烟袅袅,香客络绎不绝,一年四季热闹非凡。凡是往来镇上的人,必定要去崇福寺瞻仰观光。宋朝陆竣在《崇福寺田记》中写道:"崇福寺其大刹也……僧数且二百余。"原寺有"三殿二塔"。还有"钟楼佛阁""五百大罗汉堂",僧房库房,配殿经藏,一应俱全。我小时候,走进金刚殿还可以看到东西两旁塑有高大威武的四大金刚,左边石台上塑有手持琵琶白色的东方持国天王和手握宝剑青色的南方增长天王;右边大石台上塑有红色的手中缠绕一蜃的西方广目天王和右手拿伞,左手持银鼠的绿色北方多目天王,形象凶煞可怕。所以金刚殿实际是天王殿。现在我们看到的天王殿建筑如此高大轩昂,可以想见当时的禅寺是多么辉煌。

西寺前街道开阔,地处市中心,那时是全镇最热闹的地方。南临市河,有座宋代建造的小桥,名广济桥,镇上人称它为西寺桥。桥西有一个七八米开阔的河埠头,整齐平坦的船埠全是用长条的花岗石砌成的。西邻有一家名叫福和楼茶馆。三开间,南面临河。福和楼的街对面有一单间门面的糕饼店,是我的小学同学周先生家开的。 店内销售的云片糕、芝麻饼、月饼。酥糖等糕点全都是自家生产。做工精细,质量上乘,颇受顾客青睬。西寺桥东面,在我读初中时,新开了一家回族同胞的伊斯兰点心店,全天出售羊肉包子、羊肉煎饺和煎饼。回民独特的加工技巧,制作的点心香气扑鼻,味美可口,街上过路的行人常会被这四溢的香味所吸引,去买几只尝尝,以饱口福。我有时也会去光顾一下。西寺南面临街的山门口有几间平屋,屋内摊位众多,有出售连环画和玩具的,有卖桃子、枇杷新鲜水果的,我记得当时有一种在碧绿的新鲜青梅外拌有雪白糖粉的糖拌梅子,真令人馋涎欲滴。秋冬季节还有"热山茹开锅"的叫卖声,一开锅,冒着香甜热气的红皮黄心热山茹十分诱人。更让人不能忘记的是,地摊上出售一种叫“雪里红”的萝卜,白色细长,味略甜水多又清脆,价钿又便宜,出街去,我总是要去买一些尝尝。 

过山门,东西两侧有两座古朴雄伟的宝塔,其实是旧时寺院的两个经幢,俗称宝塔。塔高三、四丈,是八角形七层实心砖塔,塔身上塑有造型各异的菩萨,塔顶常年有鸟雀盘绕飞翔,欢叫声不绝于耳。这两座宝塔后来因塔身严惩倾斜,危及附近的民房,顶层各拆去六、七两层,其余塔身据说是在1966年被全部拆除。旧传宝塔顶层有定风珠,其实并无。据当地同学告诉我,在镇小校内曾展出过塔顶折下时发现的实物,有不少金银珠宝,其中有一尊一寸多高的菩萨,据说是金菩萨。同时展出的还有用朱砂写成的经书,虽经历千百年,字迹仍清晰可辨。

再往北,有几颗银杏树,高大挺拔,枝繁叶茂,想来是寺院的原物。其后,就是有名的金刚殿了。在我读书那时殿内已无菩萨。据传说 ,清咸丰11年(1861),寺院大部分建筑被太平军一把火烧毁了,金刚殿是崇福禅寺唯一留下的寺殿。千百年来,崇福禅寺几经历史沧桑,人祸战乱,屡毁屡建,几多磨难。五十年代时,金刚殿已改建为剧场,我在初中读书时,曾也有去看过演出。当然,学生囊中羞涩,去看的次数是很少的。

建国初期,寺后遗留的部分僧房改为镇上的第一小学。我的许多初中同学小时候就在这里读书。

据史料记载,崇福禅寺原有一楼二塔三阁四件宝”,我也在这里记录一下——

一楼是指钟楼,建于元廷佑七年,在金刚殿东南偶悬挂一口巨大铜钟,“钟重万斤,声闻十里”,据说后来放在杭州灵隐寺内,被称为元钟

二塔是山门通道旁的两个经幢,俗称宝塔。建于唐朝乾符年间。据称塔内藏有舍利珠、佛像、铜佛像和金银珠宝等物;

三阁是指“无量寿阁罗汉堂阁藏经阁。内有三圣尊像五百大罗汉还有许多雕像、绘画、刺绣等古代艺术珍品;

四宝中,第一宝是寺内留有列代碑刻,有王羲之临本《兰亭序贴》石刻、唐朝《无量禅师赞宁碑记》、南宋陆竣《崇福寺田记》、蔡开《崇福寺藏记》和僧人妙宁的《崇福寺记》碑刻等。第二宝是列代匾额。元朝大书法家赵孟頫书《赖赐崇福禅寺》,明朝严世藩书题《祝延圣寿》等。 第三宝是寺内有一口水井,井水清澈,大旱不涸,市民受益匪浅,素有"冰清玉洁井"之美称。 第四宝是一日本钟,形似古代编钟,有一丈多长,声音宏亮清越,原是日本国天台寺原物,后由国人重金购得供于寺中。

崇福禅寺几经磨难。如今保存下来只有古建筑金刚殿,已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近年来经省市文物部门出资整修,现今容貌壮观,古朴典雅,立于闹市中心,为后辈留下了宝贵的历史遗产。

 

古城墙

如今大概只有70岁以上的老崇福人可能还见过崇福的古城墙,过去有句话叫碗大崇德县,筷大桐乡县,其实就是在崇福人心中崇德县城比桐乡县城宏伟多了,然而这座城池在历史上历经多次大的浩劫。

据史载,崇德最早建筑的城墙是在元至正二十八年(1368),县城周长530步(古时五尺为一步),设有陆地城门4座,水城门3座。城墙边凿地为池,水池阔7丈,水深22尺。明洪武十九年(1386),海盐有倭寇进犯,当时的海防长官急于防守,下令拆除崇德城墙,将其砖石全部搬运到乍浦筑城。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崇德知县蔡本端奉旨重新修筑城墙,以抵御倭寇侵犯。第二年正月初七,一万多名倭寇乘崇德城墙未竣工之机,破城而入,大肆虏掠财物,残害百姓。在倭寇退城之后,浙江巡抚命崇德知县抓紧筑城防倭。当时在家乡的崇德邑绅右通政吕希周会同知县商量筑城之事。他极力主张运河改道,不直通城内,而是回环全镇绕城,四周以水为障。城墙筑成后,护城河水流绕城如带,既能通船只,又利于防卫倭寇。所以当地民间曾流传着崇德吕希周,直塘改作九弯兜的传说。新筑的县城周长730步,高27尺,阔15尺,有水、旱城门各5座,修筑历时五个月才竣工。第二年,倭寇又来侵犯,崇德县城士兵和老百姓依靠新筑城墙坚守,倭寇无法进城,只能败退而归。嘉靖三十九年,知县刘宗武又在城墙上修建城楼四座,南北瓮城各一座,再筑箭台30个,敌台3个。明清时期曾经多次修缮加固,使崇德城墙一直比较坚固。清咸丰十一年(1861)二月,太平军攻占石门县城,毀掉东南面近半个崇德县城。同时太平军将拆下的砖块石头,沿南北市河建造城墙,在义济桥(即后来的春风桥)西另行建造城门。清同治五年(1866)五月,在被太平军拆毀的原县城位置上重新修筑城墙。这座城墙一直保留到抗战前夕。抗战期间,南门城墙被日军毀坏,护城河被河泥所淤塞,已经不能绕城航行。北门城外被日军烧毁店铺50多间,古建筑被毀无数。

记得我小时候随大人进城时,东西城门尚在,南北水城门也基本完好,进出城的船只都要经过城墙下的水城门,在水城门旁边还建有小桥。后来,我在崇上学时,古城墙基本上还存在,只是外包的城砖已基本不存。星期天,甚至夏天的晚自修后,同学们经常会去城墙上散步游玩。当时,崇德南门城门早已不存在,城墙也少了一大段。在北门城墙上面,有人种植了毛豆、青菜等蔬菜。崇德沿城墙开挖的护城河,除了北门有一段被河泥淤塞外,其余的还基本畅通,河中常有船只来往。我就读的崇德县中,学校北面就在城墙脚下。据说,城墙是在1958年才全都被拆除。

 

城隍庙

  由西寺往西约二、三百米旧时有城隍庙。据史料,始建于宋代的城隍庙,是个道教中心。当时的城隍庙在县衙西面,明洪武十五年(1382)迁移到崇福寺西。清顺治十八年重修,至康熙八年(1869)竣工。城隍庙原有正殿三间,中堂三间,寝殿三间,东西庑各九间,水火两亭。在甬道尽头有肃敬楼三间。咸丰十一年(1861)被毀,同治六年(1867)重修。大殿有戏台,俗称无柱台,是浙西有名的二只半戏台之一。城隍庙原有面积二十二亩多,规模宏大。嘉庆《石门县志》记载:守土官莅任必斋宿致祭。而每月朔望则有行香之礼。清光绪《石门县志》有《重修城隍庙记》等记载。

我查阅了资料,再把旧时的城隍庙来记录一番,以供备考。前人记录的资料称,旧时的庙门为牌楼式,上书蓝底金字三个大字:城隍庙。进得大门,是百米长的石板甬道,迎面可见三开间的肃敬楼。肃敬楼又称太岁楼,内塑神像、神马。拾步上搂,可见一百多尊神态各异的小神像,每个年龄的人都可对应找到自己的星宿。从前,每年立春日,不少百姓都来此进香,以卜流年,祈求平安。

肃敬楼北,相对而设水火两亭。亭旁有仙桥湖和小池,碧波荡漾,善男信女放生的鱼鳖悠然游弋,跨湖的仙桥玲珑古朴。东西两侧配有小庑,各塑有五尊神像,总称十司殿
  步过仙桥,是双层建筑的阐威门,即仪门。其上悬挂一只硕大无比的算盘,警示人们莫做坏事,人算不如天算。进门后,庭院深深,七十二土地公神像分列两廊。向北,是无吊柱大戏台。戏台顶部呈穹形,省略了中柱,既易于表演,又无碍视野,是民国时杭嘉湖地区有名的“二只半庙台之一。当年,这里曾有不少名角优伶登台献艺。
  绕过高达丈余的铜铸香炉,是飞檐翘角、殿脊高耸的城隍大殿。城隍爷塑像坐北朝南,稳居殿中。像高三丈余,蟒服官帽,神态威赫。两旁是赏善罚恶诸司,众神全副执事,器宇轩昂。正中挂一巨匾,上书休想瞒我。按迷信说法,城隍乃冥世中的县官,人死后皆归其管辖,故人们到此,莫不触目惊心。
  大殿西南角,是一艘长丈余的城隍座船,器具悉备,金碧辉煌。过大殿,沿长廊可至二殿。这里供有朱城隍。最后,来到城隍寝殿,也称夫人殿,内有城隍和夫人的木雕像。雕像与真人一般大小,四肢关节活络,身上袍服可以脱换,以迎神赛会。寝殿后,崇德名石梅花石卓然屹立。
  城隍庙自南至北,从头门到寝殿,中轴线总长度200米以上,两侧还有祈求子孙的太君殿,专管人间天花的痘疮殿,专司收瘟疫的元帅殿,纪念泥木工祖师的鲁班殿以及天皇殿、地藏殿等十余座殿宇。这些建筑排列两厢,无不精妙雅致。城隍庙内遍植梧桐、银杏、松柏,绿萌参天,法象之森严,规模之盛大,江南少有。

旧时,城隍庙终年香火不断,人流拥挤。农历十月廿三传说是城隍菩萨的生日,这前后约六、七天时间,是镇上的重大节日——城隍庙会。城隍庙会出会十分隆重,前面有各式彩旗和锣鼓开道。紧接着是各种传统的民间文化体育表现,有踏高跷、打莲湘、耍大刀、彩莲船、马灯舞、提香拜香、戏剧台阁等,跟随队伍的还有江南丝竹演奏的精彩表演,吹吹打打热闹非凡,沿途观看者更是人山人海。庙会期间,镇上大街上的人群拥挤不堪,往往是人推着人慢慢移动。庙北正是大操场,在宽阔的大操场上搭起高高的戏台,台上轮流演出越剧、京戏和花鼓戏等各种戏剧节目。诺大的空地上有杂耍、马戏团、动物展览、飞车表演、木偶戏等各种娱乐活动,在西寺前还有看大洋画、套泥菩萨、打拳头卖膏药等各种民间艺人和小商小贩前来凑热闹。一年一度的庙会,是四乡的农民辛辛苦苦了一年后,趁农闲时分难得的时机,进城来赶庙会,好好休息娱乐几天。庙会当然是镇上商家生意兴隆赠钱的好机会,也是孩子们有吃有玩最快乐的辰光。记得解放前夕,我还只有九岁的那一年,母亲曾带着我来看城隍会,大操场热闹的场景至今尚在我记忆之中。

城隍庙毕竟是历史的陈迹,难免随着风吹雨打逝去。上世纪50年代,庙之东部被辟作小学。就是崇福镇第二完全小学。我于1953年由肇昌转学来读六年级。那时,西面的旧庙尚存有部分建筑。百米的甬道还依稀存在。甬道尽头的肃敬楼完整地保存着,做了教室。楼北两亭完好,仙桥湖、仙桥也都一如仍旧,只是池水混浊,大约已不再有仙气了吧!往北的建筑似乎仍有部分存在,据说做过粮库,但大门常年不开,无法进入。东部则是小学校舍,据我看,房舍大部分是旧建筑,仍然保存着旧时的格局,当然都已移作它用。学校东邻是五桂芳弄,有一扇小门进校,前面是东西横亘的小操场,操场之后,有多进房屋。最东的一进比较完整,从南到北,最前面是大门,进门,有一座朝北的戏台,其北是天井,过天井就是学校的大礼堂,依我看,旧时应该是一座殿堂。再往北,又有一天井,北面是一幢楼房,下面是老师办公室,上部是男生宿舍,当时我就住宿在上面。过楼房,向后是一长条空地,西侧又是一座楼房,楼房的下面是教室,上面是女老师和女生的宿舍。这里是整个东直落的最后面了,墙外就是大操 场。东直落往西的第二进,第三进不大规范,有夹弄,有天井,次弟排开。几十间房屋分别作了教室,厨房,饭堂等等。最西面一进的中后部一些房屋,我记得当时还有原来城隍庙道士的宿舍,还了俗的道士已成了家,故有女眷住着,有几间房中还保存着一些菩萨。作为一座小学,其房屋建筑,应该是十分充裕。我在那里住校读六年级,虽然只是一年,对它还有深厚的感情。八十年代,我再去崇福,想去寻觅一下母校,可是校舍早已不见踪影,变作一片农贸市场了!

 故乡杂忆之三:崇德那个时候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古桥与往事

 崇德面积不大,有穿城三里之说。镇区内河流纵横交错,独具水乡特色。历史上大小桥梁难于胜数。镇上原有跨在三条市河上的十多座造型各异的大小石桥,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南北流向的市河上建有北桥、中桥、万岁桥、南门桥。东西流向的二条市河上,分别建造有平桥、县桥、西寺桥、城隍庙桥和保安桥、宫前桥等。镇上的小桥有石拱桥,三孔石板桥等,结构精致,牢固美观,每个桥都是一件难得的精品文物。其中北桥和万岁桥比较高一点,桥面宽敞平整,可供几十个人同时过桥。万岁桥是明朝开国功臣尉迟恭所建,曾经有皇帝在此走过,所以称之为万岁桥。古桥小巧精致,美观实用,让人印象深刻。下面,根据我的回忆和资料,来说说几座有地标性的桥梁,以及相伴的故事——

县桥,古称朗日桥,旧址在今崇德中路邮政局前,南北走向,横跨市河,旧时正对县衙。故俗称县桥。记忆中的县桥不算高,三四级台阶而已,是一座典型的江南小石拱桥。桥北五十步远的位置,从后晋天福三年(938)崇德置县到1958年撤县,除宋建炎四年至绍兴二十四年(11301154)因兵灾短暂寄治于东寺外,一千多年之中,这里一直是崇德县衙所在地。县衙由南至北,依次为照壁、甬道、仪门、大堂、中堂、卧宅、后花园。两侧为六曹房及典吏署、主簿署、花厅等,占地十余亩。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县衙后花园东侧曾开设崇德县农民银行。日寇侵华期间,这里被日本人设为总部。19394月,敌驻崇德的川岛部队在县城北周家坟遭抗日军队痛击,被击毙50余人,小鬼子仓皇逃回后,就在农民银行门前集尸焚化,将同伙骨灰装瓮后再运回老家。无耻的侵略者命丧水乡,全县人民奔走相告,人心大快。
    从宋景祐二年(1035)至1949年,曾有来自五湖四海的400多名县(州)官长在此履职。他们为官一方,收赋司狱,坐堂理事,县桥是每日往来衙门必经之地。千年以降,世事浩瀚,这些县官都有谁,已没有太多的人关心了,但有几任父母官”要简述一 下。比如,矢志抗倭,在吕希周协助下,直塘改作九弯兜,修崇德县城墙的蔡端本;勒石抑豪、修万历县志的靳一派;请币修桥、撰光绪县志的余丽元;力创新学、改传贻学院为石门县学堂的林孝恂(黄花岗72烈士林氏兄弟之叔父)。还有民国县长毛皋坤,此公首倡建立中山公园,建吕晚村先生纪念碑,善莫大焉。中山公园现存有其手书《吕晚村先生事略》碑,可一睹毛县长手迹,真乃潇洒遒劲、笔力深厚。见文如见人,足证毛公当时也是个干练的父母官。但干练人偶尔也会办糊涂事,古今亦然。
两年后,崇德遭遇大旱,四乡农民抬神拈香,披蓑戴笠,进城求雨,要县长出来一同前往求雨。偏偏此公自恃开明,杜绝迷信,同时,放不下县长架子,不肯屈随农民拜神求雨,乃令县警弹压,致伤人命,惹来一方众怒,弄了个罢官回藉的下场。数百名县太爷中,还有几个在历史转折时期的特殊人物,也要说一说:如最死硬的咸丰年知县——至死不肯向太平军投降,宁可自裁于县衙的李宗谟;最迂腐的光绪末年知县——迷信风水,迎逢乡绅,致原取道崇德的沪杭铁路改走海宁,使崇德坐失重大发展机遇的郑汝骙、尹象昂;最窝囊的,也是最识时务的是宣统末代知县胡玉泽,他踌躇满志来崇德,上任不久,便遇上辛亥革命,没奈何收起七品官服,手执白旗,步出南门,去迎接浙江军政府派来的炮船,城头变换大王旗,成就了新老政权的交替;还有最亡命的军阀时期的县知事张良楷,19272月,得知北伐军将攻打崇德,他慌忙从县衙逃出,乘脚划小舟沿县前河出西水门,一路向西,避居于西门外祈塘寺埭小河中,后探知北伐军已入县城,大势已去,当即口吐鲜血,在随从的搀扶下仓皇逃遁。

县桥两端,是最繁华的崇德东大街。名曰大街,其实宽不过七八米。但这里汇集了当年整个崇德的商业精华,店楼林立,整日里都繁华热闹,下面还要说到。

庙桥。又称广济桥,原址在今崇德中路农业银行西侧。因其正对崇德城隍庙,故称庙桥。庙桥一溜儿的青石铺就,浑然天成,两侧护栏,高至人膝,晶莹光洁,精妙雅致。

西门三桥旧时在崇德西门外,可看到三桥并列的现象。靠北的那座小桥,崇福人称之“西门吊桥”,我看到时,是座老水泥桥,据说更早是活动的木桥,架在护城河上,早晚可以吊起来保护城廓的。原先直对崇德商业大街,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时进出城西的主要通道。另外相邻的两座桥与西门吊桥却成三角形排列。靠南的那座后来名为“重九桥”,原是李道生官酱园的交通桥,中间那座我叫不出名字来。西门桥外有故事。前溯300多年,清康熙十四年(1675),邑人吴之振在崇德城西,即今重九桥畔,置地10亩,筑黄叶山庄。山庄有假山亭榭之属,遍植黄叶乔木,是清初名重江南的园林建筑。名人雅士常聚庄中,吟诗唱和,后有《黄叶村庄诗集》八卷问世。岁月荏苒,山庄难免衰败的命运。清光绪年间,这里成了道生楚记官酱园,再后,延续为民国时的崇德李道生酒厂据酒厂老一辈工人回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厂西荷花池内曾发掘出大量太湖石,后被杭州园林处运走数大船,应该是山庄的遗物。如今黄叶山庄消失了,但《黄叶村庄诗集》却延续着江南文化而存在着。
   
大通新桥。虽名曰新桥,其实也是老资格的古桥。桥始建于明正统年间(14361449),清光绪年间重修。两边跨步石阶为三十级,顶上大方型平台,龙门雕旋叶型,两尺高石板筑成护栏。有桥联云:虹梁跨塘北,重题柱石仿彭河;归程出城南,百里水路窥省会。大通新桥桥基有亭,亭中有碑。以前,修桥铺路是一方善举,往往需要乡绅共襄举之,亭中刻石为碑,记录着桥的历史和襄助者的名录,这也是募修桥时一种激励措施吧。桥孔里有纤夫专属走道,可助纤夫直接从桥洞行走,不必再费神劳力从桥顶收纤换缆。大通新桥位于古镇东南,跨京杭运河,呈南北走向。该河段,据称为整个京杭运河段最窄之处,所以水势回旋跌宕,陡然变急。古桥雄镇于水波之上,愈现瑰丽。桥南,有茂林修竹,为京杭官塘古道,往东即四牌楼,接南三里桥;往南则通上市小镇。大通新桥侧畔就是旧时的崇德丝厂。崇德县自古为蚕桑基地,但千百年来,农民向以出售鲜茧和自缫土丝为主。1914年,杭州西湖沽经精舍女子缫丝传习所曾派员至崇德传授机器缫丝技术,1935年,邑人曹荣卿、曹仲卿兄弟,仰祖辈数代开设茧行之积蓄,兼深谙上海茧丝行情,又适值浙江当局颁布浙茧不许外流的禁令,于是,兄弟俩毅然集资3万大洋,在大通新桥北畔购地二十余亩,历时一年多,建起一座拥有缫车120台、扬返车40窗、职工400人的缫丝厂,取名崇德缫丝厂,开启了实业梦。带着家乡泥土的芳香,当年崇德牌白厂丝产量就逾十吨,畅销沪上。建国后,崇德丝厂一直是很有名的企业,我的一些同学后来还成了厂里的职工。记得我在崇读书其间,星期天有时还去大通桥畔游玩,桥南桥北,小道迂回,间有河塘、水田、桑园、蔬圃杂陈,一路踏青,风景秀佳。

南三里桥。地处运河南端的长安塘口,桥基高耸,桥栏古朴,两侧各有台阶30级,桥下水势湍急,水质清洌。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杭申公路贯通前,崇德与外界的交通基本都依赖于长安镇火车站,那时过南三里桥,走长安塘,到长安乘火车是崇福人出远门不二的选择。据传,桥南旧有四牌楼,贞节坊、孝女坊、学士坊、烈女坊等石牌坊参次坐落,飞檐翘角,森然古朴,千百年来默默陪伴着日夜流淌的古运河,可惜早已不存。南三里桥畔不仅风光旖旎,几百年前这里还是显赫的商品集散地。明万历《崇德县志》载:“商人从北路夏、淮、扬、楚、湖等,贩油豆来此作油作饼,又或转贩于南路。商人豆船皆集于包角堰,为之小瓜洲”。 这里进行着大豆、豆粕、豆油等大宗商品交易,大小商船云集,往来繁忙,俨然浙北一大商埠,并催生了全县大小上百家榨油坊的产业。旧时,桥北堍曾有宁绍会馆、金华会馆,房舍高大,古意阴森,后改成崇福粮库。五十年代初我见到时,旧房还在。再往北百余米就是著名的“皂林驿”,清康熙十九年(1680),由皂林移建而来,专门接待往来官府公文驿使,驿站内名人碑记、石雕、太湖石众多,园林优美,为清初杭州、嘉兴两府最负盛名的官方接待站之一,后辟为了崇福茧站。

司马高桥司马高桥旧名南高桥,在镇东南,跨京杭运河古道,单孔石拱,桥长294米,宽3米,高约10米。桥顶望柱雕石狮两对。明洪武间(1368—1398)建,清乾隆十四年(1749)重建,同治三年(1864)毁。光绪二年(1876),知县余丽元重建。此桥东侧有桥联为:碧浪驾舆梁事隶夏官资共济,白栏依雉堞情深秋水溯伊人。据《周礼》载:周时设置六官,以司马为夏官,掌军政和军赋,后用为兵部的别称。余丽元这次重建司马高桥(还重修了包角堰桥、青阳桥、拱辰桥等运河大桥),请求动用库银,得到兵部的支持,这便是桥名的之由来。司马高桥扼运河要冲,宛然充当中枢,说来历史已有600余年。从小时起,我们肇昌、留良等东片人步行到崇德,是必经之桥。古朴拱桥,美丽非凡,我小时候过此桥,常会留连一番,才方进城。  

  
 孔庙及晚村纪念亭

 崇德孔庙,也称为文庙,原是县学的主要建筑物,始建于北宋元丰八年(1085)。起初建在县城市河西面,元至正二十一年(1361),搬迁到万岁桥河东。现存的孔庙大成殿是清同治四年(1865)重建的,有殿堂三间计307平方米。屋顶为歇山式,屋顶复盖土瓦。檐柱、山柱、角柱都是采用正方体花岗岩作材料。后金柱用包儴法,前金柱及覆盆式柱础系明代旧物。孔庙是崇德列代读书人朝圣的殿堂,也是文人墨客游览观赏之胜地。解放后,孔庙曾经改建为校舍,后来成为镇上的一家五金厂的厂房。新时期后工厂迁出,被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庙除了大成殿主体建筑外,前有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以及石狮子、牌坊等建筑。后有桂山等景物相配套。历史上,曾有过桂山聚秀、魁阁凌虚、文壁穿云、芹池浴日、桃蹊簇锦、杏树联阴、虹影双飞、鲸音远度”等八景。

所谓也就是大成殿前的古建筑文璧巽塔,该塔是明嘉靖通使吕希周所建。原有坤、离、巽三塔,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倾斜坍塌。现存的文璧巽塔是清咸丰三年(1853)重建,塔底用花岗岩筑须弥座,塔高18米,六面七级仿木实体楼阁式砖构建筑。塔顶有铁质葫芦式塔刹,每级有仿木砖雕式屋檐,檐下有仿木浮雕斗拱和立柱,三面开棂窗,另三面出壶门,窗门相间,壶门内有礼、乐、射等砖刻单字。这座文璧巽塔挺拔秀丽,是崇福的标志性建筑。

在荷花池西面有一座精致的小桥——仓沐桥,这就是。我所见的仓沐桥在孔庙西面,建于清代,是一座三孔平桥横跨河上。据说于1970年,崇福开挖市河时被埋入泥中。现改建在孔庙南面的荷花池上,是一座仿古的水泥石拱桥,式样比较秀气,但比原来的仓沐桥却逊色得多了。

孔庙前的荷花池南原有一堵宽阔的白粉黑瓦照墙,也称为照壁,东西横亘五十丈,原护有石栏石柱,周边植有桃李杨柳等树。照墙竖立在池边上,犹如一张雪白的纸张,因此称之为。后来,照墙被日军造碉堡时所毀,此后一直未重建。

所谓的是孔庙前的那个荷花池,也叫做泮池。荷花池南北三十丈,东西五十丈,曾开结并蒂莲,古人以为吉兆,作诗曰泮池绿泱泱,莲开并蒂芳。近年去看,池中养鱼,水质清澈,池边筑有一座精致的仓沐桥,池周植有桃树、柳树等花草树木,风景十分优美。

孔庙南面现存的一对石狮子,石料光洁如镜,做功非常精细,狮子的神态栩栩如生,是镇上一件珍贵的文物。据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镇上开挖市河时,这对石狮子被埋入污泥之中,后经镇上有识之士提议后,再重新挖掘出来,现保存完好。在石狮子附近存有一座明代的牌坊——张玙功德坊,俗称秋官坊。石坊建于明代中期,门阙由花岗石构成,顶部因龙卷风所毁(现已修复),残余部位高约4米,东西宽4米,上有双钩阴文明正德丁丑科张玙字样。上额枋有白鹤云纹浮雕,下额枋有狮子滚绣球浮雕,造型生动活泼,是一座价值颇高的古建筑。 
       老
孔庙后面原来有座桂山,山上遍植桂花树。山腰里原筑有吕晚村纪念亭,现在已经迁移到不远的东面,现中山公园的吕园内。建筑和许多物件都是原来的旧物。

崇德乡贤吕留良先生是明末清初的思想家和著名学者。吕留良(16291683),字庄生,又字用晦,号晚村,别号耻斋老人,南阳村白衣人。他博学多才,凡天文、谶纬、乐律、兵法、星卜、算术、灵兰、丹经、梵志无不通晓。吕留良一生著作颇丰,著有《晚村文集》、《东庄吟稿》、《吕氏评医贯》等著作。他晚年曾经两次拒绝清朝庭博学鸿词山林隐逸之荐,誓不为清朝庭效力。清雍正七年(1729),在吕留良已故四十六年后,因受到湖南曾静案的牵连,惨遭开棺戮尸。吕留良子孙全家及亲属遭受灭顶之灾,有的被杀头,有的被流放。吕留良生前的著作全部被禁毀,这是清代一起影响最深,涉及最广,骇人听闻的文字狱案。辛亥革命胜利后,才使吕留良沉冤昭雪。建国后,崇福镇人民政府为其建造吕园,重建吕晚村纪念亭,以供后人瞻仰。

 “吕晚村纪念亭的亭额分别为数学家苏步清、古建筑家陈从周所题。亭中有民国22年(1933)立的纪念碑,石碑正面刻有教育家蔡元培先生题写的先贤吕晚村先生纪念碑十个大字。塑有鲍月景先生所绘的晚村披发像、马一浮的篆额和张宗祥的跋等,此外还有名家书画以及吕留良手稿复印件。吕晚村纪念亭的石柱上刻有一幅楹联:民族昔沦亡,惨受严刑碎白骨;河山今恢复,洗除奇辱见青天。今人崇德乡史研究者蔡一和邹蔚文先生等本乡人士,为吕园题写序言及吕留良生平简介,悬挂于吕园壁上,大力颂扬吕留良的民族精神和学术成就。

在吕园纪念亭前有一块崇德四大名石之一的牡丹石,系明代吕氏友芳园的故物。此石是吕留良祖母——城南郡主从王府带来的物品。牡丹石原来放在城南郡主的闺房前,是吕氏家中之遗物。牡丹石仪态大方,俊秀英姿,石高2.2米,上下窄中间宽,全石有孔20多个,洞洞相通,俨然是一个大家闺秀的模样。晚清书画家沈伯云为牡丹石题诗曰:历尽沧桑劫,繁华似旧时,使君风雅客,慎莫费胭脂。牡丹石虽久经风霜,最终却仍与吕留良先生长相伴,可说是两者很有缘份。

在吕留良纪念亭东面有古代文物石马和石兽,这是吕留良祖父——城南郡马墓前之物。

连日花村细雨霏, 村家无事掩双扉。

呼儿约伴西坟去, 石马磨刀草又肥。

清代诗人吴曹麟《语溪棹歌》中的这首诗歌中描写的石马,就是今日吕园中之物。睹物思故,不觉浮想联翩,思绪万千。

  

早年的街市

 崇德县城原来的街道巷弄密布全镇,素有七十二条半弄之称,原先的街道弄堂全都是用石板铺就的,路面狭窄,一般只有二、三米宽,人来车往虽然拥挤,但颇有情趣。据史料记载,唐乾符年间(874879),这里已经建立义和镇,商业活动在唐代时已经开始形成。到后梁开平(907911)初,当时小镇正式被称为义和市。宋代时,稻谷、蚕桑是市郊主要的农产品。运河一线界乎其中,旁支水路环绕,这里是过往商贾必经之路,再加上外地商人跟随官府避金兵之乱,纷纷迁移于此。此时镇上的商业交易日趋繁荣,至元朝时已经成为一个州治地的大市镇。到清初,镇上烟叶、土布、绵绸交易大盛,市场十分繁荣。当时由于商业发展,带来了佛教文化也十分昌盛。据清光绪《石门县志》载,至清代末叶,镇上有历代建造的寺庙50座,碑刻128块,古建筑22处,牌坊38座。在太平军进攻崇德城时,镇东南的闹市区全部被毀,七十二条半弄被毀掉近四十条。从此,镇上的商铺才西移至西寺前、城隍庙、县前、春风头等地。农产品收购商行也迁移到北塘、南沙滩和北沙滩。我还记得,五十年代初,东、西大街十分繁荣。营门口开设有东致和药店,春风头开有方大有茶叶店,西门开有李道生官酱园,沈公和烟行。另外在镇上开设比较有名的商店有李茂丰南货店,公昶百货商店,蔡隆顺南货店,范长裕纸张文具店,大昌诚绸布店,沈源隆广货店,何万盛银楼,颐香斋茶食号,福和楼茶店等。县前刘福兴面店的羊肉面,烹饪考究,风味别致,每年秋冬季节天未亮,早已顾客满堂。其它还有正泰祥硝皮作在当时也很有名,是镇上开设较早的硝皮作坊。据说早些时候,横街的商业活动也很繁忙,整个街市全都开设店铺。规模较大的有善长当、钱庄、铜匠店、绸缎店、吃食店等。横街更多的是名人聚居之地,有民国沪军都督陈英士学生意的善长当、秋瑾挚友徐自华的故居、足球名将戴麟经家的戴家楼、山水画家吴伯滔故居等。但在我于崇上学期间,横街已很少有商业店家,唯一我记得的,是有一家理发店,店堂明净,玻璃窗敞亮,我的理发常常就在这里。

据资料,建国初,全镇原有的七十二条半弄,当时还有三十二条半。旧时,这些弄堂大多狭窄幽深,两边的围墙很高,一抬头看起来好象是一线天似的。有的围墙上还布满了绿色茂盛的爬山虎,或者是开着一大片粉红色花朵的蔷薇花,抬头望去红花绿叶真是娇艳无比。幽深莫测的石板小弄,是江南小镇所特有的风光,在这里曾经走过不少有名的或无名人的脚步,见证过无数历史事件和市民的惊人事迹。镇上弄堂的名字也取得好,有以寺庙取名的西寺弄、庙弄;以姓氏取名的陸家弄、蒋家弄、李家弄、杨家弄;以形状取名的长弄、半爿弄;更多的是以行业取名的如糖坊弄、羊行弄、硝皮弄、混堂弄等。其中最有名的要算五桂坊弄,南宋建炎初(1127),莫琮避金乱至崇德,在弄内建樁桂堂。莫琮生五子,个个勤学苦练,五兄弟先后考中进士,五子登科,莫氏奉旨建造了五桂坊。在历史云烟中,五桂坊早已无存,五桂坊弄却依旧如故。镇上还有一条传奇的立总管弄,传说清乾隆年间,邑人陈万青家境贫寒,童年曾寄住在南门会馆,每日要经过总管弄,然后到崇福寺三香吟馆去读书。传说陈万青是文曲星下凡(后来考中榜眼),他经过总管弄时,总管菩萨会主动站立起来,退到边上让他先走过,以表示尊敬。解放初,立总管弄两旁的白粉墙上,还画有几幅大型彩色壁画。现在总管菩萨和壁画都早已不存,狭长的立总管弄却还保存完好,每天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少年陈万青勤奋好学的精神,时时还在镇上的市民中传颂。1952年,东大街、西大街、北大街等主要街道,由石板路改建成水泥路面。据同学告诉我,1958年,崇德城墙拆除后,把城墙原址改建成道路。1970年,镇上东西走向的两条市河,县前河和宫前河先后被填平,改建成崇德路和宫前路,使古镇风貌大为逊色,真是一大遗憾!

 故乡杂忆之三:崇德那个时候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