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常思念故乡那条河,语溪呀,我是你的儿子

 
 
 

日志

 
 
关于我

童心未泯,忠厚不愚,上网写博,自得其乐! 这是本人的原创图文博客。引用、转载者请注明出处,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2016-01-11 07:28:24|  分类: 书画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被誉为中华第一书的《兰亭序》是晋永和九年(公元353年)暮春,王羲之、谢安等四十一人雅集会稽(今绍兴)之兰亭,饮酒赋诗,畅叙幽情,王羲之乘兴为此诗集作序,共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个字。次日王羲之发现写的很好,只是有几个字不满意,于是他再重写,可是数幅都不如那幅,于是他涂改了几字,留下此传诵千古的《兰亭集序》,简称《兰亭序》。

当时,王羲之的书法就已很有名气。到南北朝“已脍炙人口”,梁武帝萧衍称他的书法:“龙跳天门,虎卧凤阙”。到隋代他书法的碑拓已流传于世。唐太宗李世民得到隋开皇《兰亭序》拓本后,在天下广为搜寻王羲之真迹。甚至不惜派大臣骗取真迹。此事被当时的宫廷画家闫立本画成《萧翼赚兰亭图》。由于一代天子的推崇,王羲之被尊为书圣,《兰亭序》被奉为天下第一书,成为家喻户晓的书法样板。而李世民则把《兰亭序》真迹据为已有,他死后竟将真迹殉入昭陵。而作为天下第一书的《兰亭序》,只能以其发动的宫廷摹本流传后世。后经宋、元、明、清广为翻刻已化身万千,蜚声海内外。而在一千多年临摹比较中,冯承素摹神龙兰亭被世所公认:“牵丝映带,神清骨奇,清风出袖,明月入怀,‘下真迹一等'。”今天,从印刷品到课本,从报端到电视,从故宫到绍兴兰亭故地,都标榜冯承素本。换言之王羲之的《兰亭序》今天是以冯承素本为代表的天下第一书。

神龙本兰亭是流传至今的《兰亭序》摹本中最为精美的一本。因为它将原作的笔墨表现得最为真切。原本上带有破锋断笔贼毫的字都摹写得很细腻,改写的字迹也显示出了先后的层次,行笔踪迹、墨色浓淡十分清晰,间架结构也是左右映带、攲斜疏密、错落有致,显得自然生动。这卷《兰亭序》因卷首有唐中宗李显神龙年号小印,故称神龙本,据说是由唐太宗时期的书法家冯承素临摹的——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神龙本兰亭集序纸本,行书,纵24.5cm,横69.9cm此本摹写精细,笔法、墨气、行款、神韵,都得以体现,公认为是最好的摹本。现藏于北故宫博物院卷前隔水有唐摹兰亭四字标题,引首乾隆晋唐心印四字。后纸有宋至明20家题跋、观款,钤鉴藏印180余方。其流传经过,根据各题跋、印记和记载,大致如下:南宋高宗、理宗内府、驸马都尉杨镇,元郭天锡,明内府、王济、项元,清陈定、季寓庸、乾隆内府。历代著录有:明汪砢玉《珊瑚网书录》、吴其贞《书画记》,清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书考》、顾复《平生壮观》、吴升《大观录》、阮元《石渠随笔》、《石渠宝笈·续编》等书。刻入兰亭八柱,列第三——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近年,国内有对故宫博物院馆所藏的《神龙兰亭》真伪的争辨,现推荐一篇论文供方家阅读研究——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过云楼秘藏宋拓《定武兰亭》现身力证
        本文作者:
    (张嵋珥,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硕士研究生)
    (张之望,苏州大学副研究员,苏州地方志文物卷碑帖鉴藏栏目特邀撰稿人)
  永和九年,右军将军、会稽内史王羲之在会稽山阴留下了著名的《兰亭序》,一千多年来,我国学者对其关注从未间断过。兰亭真迹现已不存,仅留下摹本和刻本,摹本少,刻本杂,最有名者数定武。唐兰先生认为现存最好摹本——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神龙兰亭》为伪本,其作假的底本是《笪氏宋拓神龙本》。此说影响大,但由于唐兰先生未找到《笪氏宋拓神龙本》这一实物证据,故其学术观点未被接受。作者在唐兰先生论证的基础上不断研究、探索,竟意外发现了经苏州过云楼秘藏,与《落水兰亭》齐名,又在清初与《落水兰亭》一起神秘失传的《笪氏定武兰亭》,其质量之高,令人叹为观止。经对其鉴定、题跋的考释,及与海内外最著名的几本《兰亭序》比较研究后得出——其为现存《定武兰亭》最善本之惊人结论。

  《兰亭序》现有版本
  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三月三日,上巳节,身为右军将军、会稽内史的王羲之,邀请名士谢安及朝中重臣孙绰等四十一人,在会稽山阴(今绍兴)的兰亭,举行修禊盛会,曲水流觞,饮酒赋诗。事后将上述诗作结为一集,由王羲之乘兴为诗集写序,总述其事,该文即是著名的《兰亭序》。一千多年来,我国学者、文人、书法家对《兰亭序》的关注从未间断过。
  《兰亭序》有临本和刻本之区分,临摹本系统毫无疑问有很重要的地位,然而因为数量的稀少传播面很窄,因此,刻本系统便有了不同寻常的意义。
  宋代能见到的《兰亭序》临摹本,有一定的数量,但仍极其有限。能看到这些临摹本的人,特别是宋以前的本子,基本上限于帝王贵胄、时贤公卿。宋代由于刊刻之风十分兴盛,《兰亭序》拓本大量涌现使广大文人士大夫,甚至普通老百姓也能得到拓本,因此《兰亭序》得以广泛传播法习,对《兰亭序》版本的收藏、鉴定、著录、研究之风也日益兴盛。
  刻本中最为著名的是《定武兰亭》,许多专家都认为是据欧阳询临本所刻,与故宫博物院藏摹本《神龙兰亭》相比较,《定武兰亭》体现了不少欧阳询的笔法。《兰亭序》刻石最早传为隋开皇间,传有刻本,无隋刻原石拓本。世传刻石为唐初欧阳询临摹本,也称众峰之岳。
  定武本《兰亭序》历代刻本极多,尤其是宋代,刻本蔚为大观,且摹刻精良,董其昌所谓《兰亭》无下拓应是专指宋拓本《兰亭》而言。而宋拓《定武兰亭》本中,以湍、带、右、流、天五字未损本尤为珍贵。

  宫内宫外”“《神龙兰亭》真伪之争
  我们膺服苏大校友唐兰先生学问,唐兰先生上世纪文革前写过一篇很有深度的文章《神龙兰亭辨伪》,没想到的是此力作最后竟成了先生遗作。
  近代权威专家都认为《神龙兰亭》是唐摹本,唐兰先生在对此《神龙兰亭》本做了细致的考察之后,认为它既不是唐摹本,更不是什么真迹,而是明代人所造的赝品。文章层层深入,论据充分,信而有证。文章写好后不久,十年动乱开始,未及发表,而唐先生于1979年去世,后商得经其哲嗣唐复年的同意,才得以发表。
  近来唐山有位学者王开儒,痴迷我国古代文化,刻苦钻研《神龙兰亭》,也考证出:其一、故宫《神龙兰亭》为赝品;其二、'丰坊神龙兰亭是国宝的两大结论。这一惊人的消息,得到了国内外多家媒体报道,天津某出版社还将其出版成书,书已进入了国内公私图书馆。北京故宫对于王开儒学术观点采取办法先是冷处理,后来国内外几十家媒体争相报道,冷处理不了了,故宫有中国兰亭第一人之称的王连起先生则在《东方早报》上作了一个非常巧妙的侧面回应——回避了王开儒《神龙兰亭》是赝品的结论一,指出丰坊神龙兰亭为明仿刻本,不可能是国宝这一错误,否定了王开儒结论二。
  这种宫内宫外的《神龙兰亭》学术之争,其实都只讲对了一部分结论。唐先生的学术观点为什么并没有被后来我国主流权威接纳呢?
  唐先生的《神龙兰亭》学说,并没有被后来我国最权威的学者接受主要原因还是证据不足。唐先生的证据是文献到文献,用的文献均是可靠的文献。但如果有实物证据的话,那话语权重就又是一个级别了。
  唐先生指出,伪造《神龙兰亭》的人高明之处,在于所造本是有蓝本的,其底本应为北宋前朝的秘阁本,在元祐时曾刻过石,南宋时有翻刻本。唐先生进一步分析,从作伪者的角度来说,凭空伪造出一个本子是比较困难的,也是容易露马脚的。相反,如果找到一个底本,只在某些小节地方改动一下,就容易得多了。《神龙本》所取的是后一种办法,它的底本如秘阁本、苏才翁本,本身就很精彩,只要照样摹刻下来,只要作伪者在书学上有一定功夫,就很容易显出本领。这种作假,是有本之学,比之向壁虚造要高明的多,但同时也留下了一个大漏洞,就是如果我们找出它的老家,知道它是根据哪一个底本作伪,那就原形毕露了。
  唐先生也找到了它的老家(底本),在启功先生处借到过此笪氏宋拓本照片。查考到翁方纲在嘉庆辛未所题:愚见笪重光所藏即是此本,尝与王蒻林所见董玉虬藏本细对,无毫发差异,秋史已重勒于石矣。据程瑶田在笪重光本后的跋语说:笪重光侍御蓄一本,有元人陈彦廉跋,其为宋拓无疑。还考证到笪氏”“神龙兰亭藏本有崇宁纪元十月五日襄阳米芾记跋。考证颇详,论证有据,但可惜的是唐先生最终还是没有见到笪重光所藏原拓本,即故宫《神龙兰亭》的底本。

  找到过云楼秘藏笪氏 《定武兰亭序》五字未损本
  笪江上的神龙宋拓本还是没有找到,有幸的是我们最近新发现了经苏州过云楼秘藏的《笪重光定武兰亭》宋拓五字未损本。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故宫博物院馆藏《神龙兰亭》真伪之辨 - 语溪子 -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笪重光,清朝书画家,江苏省句容人。顺治九年进士,任刑部郎中,考选监察御史。笪重光书画方面的成就超过了他的政治功绩,笪重光与姜宸英、汪士鋐、何焯合称清初帖学四大家,多幅作品现藏北京故宫。
  一般人不知,其实笪重光收藏鉴定方面的成就又超过了他艺术创作方面的成就。我们在中外许多博物馆收藏的著名书画碑帖中都能见到江上外史笪重光印在辛等笪氏标志性的鉴藏章。换言之,有笪氏鉴藏章的书画碑帖,一定是重量级的艺术品。
  过云楼秘藏的《定武兰亭》拓本为卷轴装,全部展开有5-6长,卷轴装裱从外观看,应为清初重新装裱过。
  传世名作在递藏与重新装裱的过程中其题跋常有散逸割裂现象,题跋部分及鉴藏印与著录信息有个别出入,由于在前世笔录与后世传抄的过程中会出现讹误与信息遗漏,因而原迹与著录信息不完全相符的情况时有出现。
  展卷观此《定武兰亭》,静穆古雅。保存之好,令人吃惊,远观的话还以为是新拓。
  凝视之,亦觉无半点燥气,墨色黑中居然还泛着幽幽的可人紫光,沁人心扉。近辨纸墨,当以皮纸,用松烟墨精拓。
  逼视之,发现笪氏拓本墨色和著名的《柯九思兰亭》、《独孤兰亭》、《吴炳兰亭》是不同的。现传有这些欧摹信本,世称定武本,元柯九思旧藏五字已损兰亭本,现藏于台湾故宫;后有赵孟頫十三跋的独孤长老藏兰亭本,五字已损并烧残,今拓本残页在日本;元吴炳旧藏五字未损兰亭本,现藏于日本。
  统观笪氏拓本全具有定武佳刻特征:字、无画、发笔处微折转;字,脚斜拂不挑;字,下(音疎)凡三转不断;三行字末笔又叉燥笔;七行首字上有石花如小龟形;十一行末字末连笔一小圈名针眼;十四行字下钩如蟹爪;又有界栏八行阔九行长,俗称八阔九修本特征,初观即可认定为定武佳拓本。又群、带、右、流、天五字未损,弥足珍贵,且此拓本字迹清晰,字形稍肥,字带肉,啊,它竟然是传说中的定武兰亭肥本也!
  我们再来看看此《定武兰亭》拓本中笪氏的引跋,卷轴开头笪重光题写了六个古穆的篆字宋拓定武兰亭引首,后面是笪氏对此藏品洋洋洒洒长达近800字的考跋,笪氏小楷,尤其珍贵,看了使人吃惊,其考证之详,旁征之博,用力之深,闻所未闻。我们见到故宫许多名帖名画上都也只有笪氏一二个鉴藏章,最多有一二句题跋,像这样长的题跋,还真是首次发现。
  笪重光跋语对此《定武兰亭》本作了以下几点重要说明:
  其一、引用了赵孟頫的观点,只有定武石刻最能体现右军笔意,《定武兰亭》是用秃笔书写,故古雅,笔意和《墓田丙舍帖》相类。
  其二、许多兰亭临本并没有真正学到右军的笔意,那些临本就像奴婢学夫人,学不像,很别扭。
  其三、宋高宗极重视兰亭,认为必须照《定武兰亭》肥本临池学习书法,才能和苏米书法相抗衡。
  其四、笪氏及同乡张氏都藏有宋拓《开皇本兰亭》,疑非真定武本。
  其五、此拓本气象淳朴、肥瘦相宜,符合前人定武鉴定法则,是唐贞观古刻,宋大观薛氏纳进御府。许多著名版本如颖上本、褚摹本、米跋双钩本等皆不能和其相提并论。
  其六、宋刻本流传也不少,所传复州本、豫章本、江州本、鄱阳本、处州本,其石罅和这不同,此本完全符合《定武兰亭》特征。五字未损本,应当是熙宁以前本,赵孟頫认为最难得。
  其七、宋刻《星凤楼帖》中《定武兰亭》是以这为底本,此本还保存了沈揆,龚子敬的题跋。
  其八、此本《定武兰亭》原为新安吴用卿家藏。
  其九、汪道贯在此拓本跋中讲,其宗兄(汪道昆)所藏的子昂十三跋(独孤本)比这本要稍逊色,这一观点正和董其昌评论后来归涿鹿冯铨的子昂十三跋拓本,认为其没有神采的说法是相同的。笪氏认为涿鹿冯学士的拓本就是南冥先生(汪道昆)原收藏的这一本(即独孤本)。
  其十、董其昌在此拓本上题跋,认为此拓本是右军法书的第一,这一评价是实事求是的。
  其十一、赵孟頫讲,世间旧拓本越来越少了,识真的人很少,只有真正懂书法的人,一见就明白了。
  其十二、此拓本与毗陵庄澹庵太史所珍藏内府流传一册毫发不殊,认为海内外没有比这二本更好的《定武兰亭》。
  其十三、曾见到贾秋壑(历史上收藏兰亭最多的藏家)的《定武兰亭》题跋手迹上讲,真正鉴碑,要看拓本是否有古意,望之有使人心庄气肃的气息,而仿本就似举体沓拖的少年,看了不舒服,真是象人得了病一样。
  其十四、笪氏认为此拓本的镌手刀法圆劲,与唐初未经翻刻的《定武兰亭》碑气息神骨是一样的,这就象黄山谷(庭坚)先生所讲,鉴定《定武兰亭》要以心会其妙耳。
  其十五、开皇本和此一比就没有必要留了,送给了友人。留此拓本为了使江左后人能够见到右军的真正法书重器,怎么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呢?
  《定武兰亭序》拓本先后经过沈揆、项元汴、吴用卿、笪重光、高士奇、顾文彬递藏,流传有序。
  从拓本上留下的钤印来看,拓本得到过沈揆、赵子琥、王孝迪、米芾、龚子敬、项子京、董其昌、张则之、曹溶、汪道贯、吴希元、笪重光、查士标、庄冋生、沈荃、高士奇、罗天池、吴云、钱楳溪、费念慈等诸公睿赏。
  此拓本先后被《兰亭续考》、《星凤楼帖》、《四库全书》等七本著作著录收入。
  为此拓本题跋的有笪重光、宋赵子琥王孝迪、宋沈揆、元龚子敬、明董其昌、清高士奇、清二佰兰亭斋主人吴云和苏州过云楼主人顾文彬等十余人。

  定武兰亭谁与争锋
  看《笪氏兰亭》题跋诸公中,最能说明问题的是高士奇,因高士奇是我国历史上的收藏奇人。据说康熙皇帝在众汉族大臣面前要充斯文,就得赋诗舞墨,请了几位诗词老师来教都不行。后来换了高士奇教诗词,康熙居然会心有灵犀一点通,高还每日为康熙帝讲书释疑,评价书画。高士奇是康熙密臣,后来变成贪官,拥有大量财力,同时收藏了《笪氏兰亭》和《落水兰亭》。高士奇搞腐败得来的钱财,不去挥霍,而用来购买书画碑帖,当然也买进了一些充头货,他胆大高明之处是竟敢把这些充头货献给康熙帝玩(当然高深知康熙帝看不懂书画碑帖)。高献之物康熙帝尽当成宝,终日玩味,并赏赐重金,以褒高献宝之功(也有近臣看出蹊跷,但终不敢言,一怕得罪高,二怕康熙帝下不了台而动了龙颜)。后高献物被收藏在故宫并入著《石渠宝笈》,所以说高士奇收藏的精品质量超过了故宫藏品是有依据的。
  《笪氏兰亭》和《落水兰亭》都是高士奇收藏的精品,高跋称二兰亭为双璧,即二本《兰亭》皆十分完美,且质量难分优劣,仲伯之间也。其实从高对《笪氏兰亭》的连续五跋中,尤其是第一跋近三百多字的兰亭长歌,是《落水兰亭》中没有的,也就是讲高可能更钟爱《笪氏兰亭》。以前我们在《兰亭》各种资料集中均能看到这首诗,但今天看到的是其底本及出处。
  我们今天能看到的宋代集帖完本已经不多了,宋拓《淳化阁帖》残本2003年上博从美国购进就花了重金近4000万,宋拓《星凤楼帖》(在笪重光年代仍有真本)现已经失传,宋拓《宝晋斋帖》现可靠本也只剩下上海博物院的一套孤本了。宋时《星凤楼帖》和《宝晋斋帖》均为曹士冕所刻,曹士冕后刻《宝晋斋帖》时,参考了前刻的部分《星凤楼帖》,现星凤帖世传无可信真本,唯《宝晋斋帖》可见《星凤楼帖》一点真面矣。故宋拓《笪氏兰亭》是宋拓《星凤楼帖》中兰亭帖的底本,也是上博宋拓《宝晋斋帖》中兰亭帖的祖本,血统纯正高贵。在明代,董其昌已经将此《兰亭》定为法书第一,大学者曹溶讲的更形象真龙一出,残鳞剩爪自废。在又过了几个朝代的今天,当然其价值越发不可估量。
  总之从宋代《定武兰亭》由于黄庭坚等先贤的倡导,得到了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百姓积极响应。又因为《定武兰亭》刻本能使《兰亭》化身千百,使皇室贵族的玩物走向了平民大众世俗化的旅程,使兰亭学得以兴起,且风靡了一千多年,深入我国民之心,并逐渐演变成为我国主流文化的标杆。
  但遗憾之一:由于战乱,岁月沧海桑田的历史变迁,宋时《兰亭》故物,至今完存者百不及一,人世间《兰亭》佳本更是难觅。遗憾之二:即使现有的几个《定武兰亭》佳本,竟都不是在王羲之的故土大陆,而在台湾和邻国日本,江左后人难见右军真鼎。令人唏嘘,用王羲之《兰亭序》的话来讲即是悲夫!
  今日发现的《笪氏定武兰亭》这个千年神物,品质极佳,却又藏在右军故里,定能释怀多少学人魂牵梦萦的《兰亭》遗憾之心结,当是兰亭学之盛事,是江左后人之幸事。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