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常思念故乡那条河,语溪呀,我是你的儿子

 
 
 

日志

 
 
关于我

童心未泯,忠厚不愚,上网写博,自得其乐! 这是本人的原创图文博客。引用、转载者请注明出处,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嘉兴去来(黄裳)  

2012-10-07 14:53:31|  分类: 引用转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江南老骆驼《嘉兴去来(黄裳)》
       核心提示——散文大家黄裳先生2012年9月5日在上海瑞金医院离世,享年93岁。黄裳,原名容鼎昌,山东益都人。1945年至1956年,他曾就任上海《文汇报》记者、编辑、编委等职。晚年以散文大家与首屈一指的藏书家名闻海内外,著有《锦帆集》、《过去的足迹》、《珠还记》、《珠还记幸》、《来燕榭文存》等。黄裳与嘉兴因缘深厚。范笑我在他的博客里提到民国三十六年,黄裳曾“避地鸳湖”,写成小说《鸳湖记》,“投稿给一家杂志社,不料这杂志社关了门。我的一万多字的文章就此没有下落了。” 1949年,黄裳在《鸳湖记》的基础上写成了长篇散文《〈鸳湖曲〉笺证》,发在当时的《文艺复兴》杂志上。黄裳曾多次来过嘉兴。上世纪50年代,黄裳的夫人就学秀州中学。他在信里这样写道:“嘉兴是我旧游之地,四十年前内人就学秀州中学,曾约巴金夫妇同访鸳湖,三塔尚在。除烟雨楼外,未访别处遗迹,留连一日而返。”2002年5月,83岁的黄裳应邀重游嘉兴,住了两天。“第一天,除了去勺园,登烟雨楼外,还到了王店曝书亭。第二天,到秀州书局观书,在嘉兴图书馆看馆藏善本,还去看了沈曾植故居,游览了范蠡湖。”黄裳回去后,在当年6月11日《文汇报》上发表题为《嘉兴去来》的文章,写道:“此番重游,得乘游艇在楼边盘旋了一转,重登烟雨楼,古木参天,湖光如镜,依然当年旧貌。可惜时已傍晚,茶摊收歇,不能从容啜茗,小作留连,是可惜的。”2012年9月7日《嘉兴日报》重发黄裳先生十年前的文章《嘉兴去来》,以纪念这位一代散文大家。

 

在暌隔了几十个年头以后,有了重访嘉兴的机会。匆匆过了两天,来不及遍访许多名迹,却到了过去没有到过的名所。这是聊堪快意的事。在动身之前,就向嘉兴友人提出到王店一游的愿望,就在到嘉兴头一天的下午,驱车出发了。王店是嘉属的一个大镇,朱彝尊的故居曝书亭就坐落在镇上。

朱竹垞早年过的是贫困流浪的生活;行踪遍及山右、粤东,又曾久客山阴,和祁氏兄弟等图谋故国兴复之业,未必能在故乡建造园亭。这曝书亭想是晚年归隐故乡所构。小小庭院,有堂有池。今天已辟为居人游乐之处。时当五一假期,游人蚁聚,年轻人在小池中泛舟,老人们随处坐憩。园中有石刻朱彝尊像,与传世竹垞著书砚上一幅相近,是仅存的旧迹了。又有嘉庆二年阮元石刻联语,“会须上番看成竹,何处老翁来赋诗”。康熙刻《梅会诗人遗集》中的徐在《演谿诗集》,有“过潜采堂题,赠朱竹坨检讨”一诗,“传家故相有文孙,载笔清时重史臣。归赋小山偏得地,扶轮大雅更何人。杯当明月黄甘酒;梦断秾花紫禁春。好听萧萧千个竹,此中意味自相亲。”

徐诗正是竹垞晚岁乡居时所作。潜采堂当亦此中一境,不过匆匆走过,不曾看见。徐诗尚有“醧舫听雨次韵”等两题,这醧舫却在,小小屋宇,有许多游人在打台球,也有不少老人无言地枯坐。我们就在这“舫”里坐下休息。竹垞早年也是反清复明的义士,飘零湖海四十年,终于到北京做了清廷的小官,以检讨的身份参与修史,不久废弃。辑所作诗为《腾笑集》,不自讳晚节颓唐的自责心情。但是还不能见谅于故友和并世文士,很得到不少讥嘲。与行辈较先的诗人吴梅村出处颇有相似之处。归田以后,筑曝书亭于故里,著书终老。晚年编辑自己的诗文集,在《曝书亭集》中保留了与青年时期共图故国兴复的友人倡和之作,山阴祁六公子班孙与朱、钱诸人都是遭清廷捕杀流放者,竹垞敢于辑入文集不少讳避,所以后人有“朱十亦是君子“的感叹。这样,竹垞晚年的心情殊不平静可知。他是藏书家,所以有曝书亭的名目。其实他并没有多少惊人秘册,所见都是竹纸抄本,大抵是从同时的藏书家传抄来的。他的藏书往往有明善堂的藏印,可见身后不久就流散入京了。在今天的曝书亭里,人们虽然看不到一册他的旧藏,但成为人们喜爱的游乐之地,正是极好的事。

离开曝书亭,又来到一处新建的叫揽秀园的所在。据说是利用拆下的旧建筑材料建成的。一色浙西风味的坊巷,游人稀少,颇有静趣。街头有一座石桥,是文星桥,颇陡峭,走上去看,眼前是一片迷蒙烟水,南湖就在眼底了,阵风吹来,颇有高处不胜寒之感。天色阴沉,想起周清真词“芳草怀烟迷水曲,密云衔雨暗城西”,眼前景色约略似之。朋友见告,这眼前的一片废址,就是吴昌时的勺园故址。因为我曾写过吴梅村的鸳湖曲笺证,所以特地带我到这里来看一下故迹。吴梅村又曾作《南湖春雨图》,图中所绘景物却与烟雨楼不相干,分明是南湖一角的光景,与眼前所见,约略相似,只是建筑物已百无一存,只剩下森森古树而已。朋友说这地方不久将新辟为风景区,将有许多楼亭出现,那将是一派崭新的光景,不再是劫后风光了。

从文星桥上下来,又到勺园遗址去看了一下,这里原有的房舍已经拆去,留下了一片瓦砾,几株老树,错落地分布在那里,可见这是旧园的废址。勺园是晚明嘉兴的名所,祁彪佳在日记里提到过它,柳如是曾暂住在这里,钱谦益为它留下了几首诗,吴梅村为之作长歌并制图。可见此园的煊赫。吴昌时是晚明复社的一员干将,在张天如策划指挥之下,倚仗了首辅周延儒,把朝局搅得一团糟。昌时自己掌握了吏部重权,指挥任意,赃私狼藉,引起了朝廷上的政争,最后落得与周延儒同时弃市,而明朝不久也覆亡了。

昌时在故乡烟雨楼畔起造勺园,作为招接友人有点像招待所那样的所在,诗酒留连,更重要的是政治活动的据点。这是勺园不同于一般私家园林的特色,难怪时移事换,曾在此园勾留过的老朋友依旧不能忘情,他们怀念的不只是勺园的风物和好客的主人,复社的政治斗争,几频胜利而终于破败,才是他们心目中难以消失的痛楚,这些隐藏在诗篇背后的情感,是不易查觉而常被忽略的。

1946年春,我工作的报纸被封门后,为了逃避黑名单的追捕,和朋友躲到了嘉兴,初访烟雨楼,在楼头吃茶的往事依然如昨,转眼已是56年前的旧梦了。此番重游,得乘游艇在楼边盘旋了一转,重登烟雨楼,古木参天,湖光如镜,依然当年旧貌。可惜时已傍晚,茶摊收歇,不能从容啜茗,小作留连,是可惜的。

康熙刻《梅会诗人遗集》中有缪泳《荇谿诗集》,作者系明清易代时人,集中有“檇李杂诗”,凡十一题,都是嘉兴名迹;鸳鸯湖、徐偃王墓、檇李城、胥山、西施妆台、范蠡湖、倾脂湖、朱买臣墓、严助墓、落帆亭、苏小小墓。这是清初的纪录。其中现存的尚有不少。其范蠡湖一名至今犹存。

“高城落日影参差,吴苑秋风满绿池。今夜扁舟人不见,五湖烟雨闭空祠。”

范蠡湖今天仍是极好的游赏去处,湖面狭长,临湖有水榭,凭槛遥望,可见湖滨有垂柳覆水,游人垂钓。园中有“陶朱公里”碑,万历辛巳四明董渭题石。此处宋时为岳珂著书处,就是所谓金陀坊。清初曹溶就原址治为别业,藏书其中。取岳珂字倦翁之意题为倦圃。《荇谿诗集》有“次曹司农倦圃作”诗,有句云,“高冈带崇墉,逶迤秀林薄。”“虹梁俯幽涧,密篠侵前阶,清阴历松接,倒景凌苍崖。”这是康熙中倦圃的光景,数百年后,竟无太大差异,实在是难得的。乾隆中秀水诗人万光泰《柘坡居士集》有一题曰“游金陀汪氏园即曹秋岳侍郎倦圃”,可知康熙后期此园已转归桐乡汪氏,是著名藏书家裘杼楼古香楼的后裔。曹朱汪都是清初浙江著名的藏书旧家,此游得以前后访其遗迹,正是一种巧遇的书缘,得为重访嘉兴的纪念,是值得高兴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