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常思念故乡那条河,语溪呀,我是你的儿子

 
 
 

日志

 
 
关于我

童心未泯,忠厚不愚,上网写博,自得其乐! 这是本人的原创图文博客。引用、转载者请注明出处,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说说柳如是(四)  

2011-01-24 10:03:01|  分类: 嘉禾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说柳如是(四)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这回要说到柳钱的情缘了。钱谦益是柳如是的最终归宿。深切的爱,深切的情,早已超越了年龄的差距了。

        附带说一下,这里插入的图片是柳如是的画作,由此可以看出,她真的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子啊!

  四、虞山前期

崇祯十三年十一月,柳如是一叶扁舟,来到常熟虞山,拜访钱谦益。她“幅巾弓鞋,著男子服,口便给,神情洒落,有林下风”(顾苓《河东君小传》)。
       在晚明的历史上,钱谦益可真是个不可或缺的人物。钱谦益(1582~1664),字受之,号牧斋、蒙叟、东涧老人等,江苏常熟人,明清两朝官员、诗人、学者、思想大家。他名门世家,家学渊源,五六岁时,看《鸣凤记》,见主人公孙立庭袍笏登场,遂终身不忘。十五岁时读《吴越春秋》,刺取其语,作《伍子胥论》、《留侯论》,文学长辈皆奇其神妙灵怪。十六七岁时,已欣欣然摇笔自喜,认为可与明代前后七子李梦阳、王世贞等人并驾齐驱。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天启中,任经筵日讲官、詹事府少詹事。崇祯元年(1628)任礼部侍郎、翰林侍读学士,与温体仁、周延儒争为阁臣,均告失败。《资治通鉴三编》道其“局过盛于温,毕竟命不及温,温首相宠任五载有馀,钱惟抱膝行吟,拥柳如是,选刻明季诗文,雌黄古今人物而已。

说说柳如是(四)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钱谦益的半野堂就坐落在常熟东门外,门上高悬“半野堂”匾额。这匾额,是东阁大学士、他的座师孙承宗所书。“半野”二字,实实道出谦益腹中心事,举平生之力而成就半世功名,此天意?还是人意?谦益弟子顾苓,也就是《河东君小传》的撰者,一语中的:“东林以国本为始终,而公以东林为始终。”党祸诚乃谦益大不幸之根源。“半野”堂名,既显明他当下情形,又昭示他终生志向,谦益取此堂名,是对自己已过大半的政治生命的不失身份的自我嘲解,也是对他内心仍旧存在着的功名建树的强烈渴望。
        半野堂一见,对钱柳二人来说,都是历史性的一刻。诗酒相酬,彼此属意,冬日泛舟,流连生情,钱谦益用了十天功夫,建起一座“我闻室”,十二月二日,柳如是离开泊在山北桃花涧下的小舟,移居新落成的“我闻室”。当晚,半野堂宴集,钱谦益欢喜非常,有得意色。钱作诗云:“清樽细雨不知愁,鹤引遥空凤下楼。红烛恍如花月夜,绿窗还似木兰舟。曲中杨柳齐舒眼,诗里芙蓉亦并头。今夕梅魂共谁语,任他疏影蘸寒流。”已开始以柳如是梦寐以求的“梅魂”自居。

  这一晚的柳如是亦是如意的,弹丝吹竹,度曲按歌,诗酒风流。在座的徐锡胤诗(《半野堂宴集,次牧翁韵,奉赠我闻居士》)云:
舞燕惊鸿见欲愁,书签笔格晚妆楼。
开颜四座回银烛,咳里千钟倒玉舟。
七字诗成才举手,一声曲误又回头。
佳人那得兼才子,艺苑蓬山第一流。
我闻居士的风采可以想见。
        而这一夜,另有一个失意的人,那就是程嘉燧程孟阳。这得说明一下,寒夕文宴,不单是为了迎接柳如是,还是为了送别程孟阳。钱、程两人交谊甚厚,崇祯二年钱谦益以侍郎罢归,移家拂水山庄后,即筑耦耕堂,特邀程孟阳来此读书,两人论究诗文旨趣,十分相得。程孟阳在拂水山庄的耦耕堂住了好几年,每年的除夕,都是二人共同守岁,遂成旧例,即使后来程孟阳搬到了嘉定,也要从嘉定赶到常熟来,在谦益家与谦益共度除夕夜。这一年,程孟阳循旧例来到常熟钱家,却发现,与钱谦益相与守岁的不再是他了。老友钱谦益有了新欢,自己成了多余的人,并且,老友的新欢竟然就是自己钟情的昔日云娃柳如是。春云倏忽,真的随春梦而去了!寒夕文宴上,程孟阳恐是心中百般滋味,不得言说。


              说说柳如是(四)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除夕之夜,雪色霏微,我闻室内烛花灼灼,红颜白发,相与守岁,在簌簌的雪声里,两人享受着一份前途暂时不明的爱情。正月二日,柳如是随谦益往钱家拂水山庄探梅,梅花半开,春条乍放,两人的心情还不错。正月十五将近时,两人准备出游,赴寒夕文宴上跟程孟阳定下的湖山之约。十五那天,到了苏州,钱柳载酒携灯,在虎丘西的沈璧甫家过了一个热闹的晚上,但十五之后,薄病在身的柳如是就不禁行程了。没奈何,钱柳二人在鸳湖短期分手,柳如是回松江,钱谦益去杭州。钱谦益在杭州盘桓二十来天后,没有候着程孟阳,自己访些高僧老友,看了西溪绿萼梅,二月下旬,又游了黄山。

 鸳湖分手之时,钱谦益以一首气势磅礴、前所未有的《有美一百韵》,向柳如是表白了感情,“暂游非契阔,小别正流连。即席留诗苦,当杯出涕泫”,待“迎汝双安桨”后,“从今吴榜梦,昔昔在君边。”(钱谦益《有美一百韵,晦日鸳湖舟中作》)黄山归来,钱谦益冠带以备,他要迎娶柳如是了。
        崇祯十四年六月初七日,茸城,芙蓉舫披红挂彩,麝香袭岸,柳如是凤冠霞帔,与钱谦益行夫妻合巹大礼,一如嫡配,“从此双栖惟海燕,再无消息报王昌”(钱谦益《茸城》)。
        结婚的头两年,柳如是的生活应该说是比较理想的,牧斋专门为她建了绛云楼。牧齋遺事云:“牧翁於虞山北麓,構樓五楹,匾曰絳雲,取真誥絳雲僊姥下降,僊好樓居,以況柳,以媚柳也。牙簽萬軸,充刃其中。下置綉幃瓊榻,相與日夕晤對。銭集中所雲,爭先石鼎聨名句,薄暮銀燈祘刧棊。蓋紀實也。牧翁披吟之好,晚而益篤。圖史校讎,惟河東君是職,臨文或有探討,柳輒上樓翻閱。雖縹緗盈棟,而某書某捲,隨手抽撣,百不失一。或用事微訛,旋為辨正。牧翁悅其慧觧,益加憐重。”

说说柳如是(四)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钮琇的《河东君》(《觚賸》吳觚下“河東君”條)中亦有类似描写:“柳归虞山宗伯,目为绛云仙姥下降,仙好楼居,乃枕峰依堞于半野堂后,构楼五楹,穷丹碧之丽,扁曰絳雲。大江以南,蔵書之家,無富於銭。至是益購善本,加以汲古鵰鎸,輿致其上,牙簽實軸,參差充刃。基下甫幃瓊寑,与柳日夕相對。所雲,爭先石鼎捜聨句,薄怒銀燈祘刧棊。蓋紀實也。宗伯吟披之好,晚齡益篤,圖史較讎,惟柳是問。毎於畫眉餘暇,臨文有所討論,柳輒上樓翻閱,雖縹緗浮棟,而某書某捲,撣示尖縴,百不失一。或用事微有舛訛,隨亦辨正。宗伯悅其慧觧,益加憐重。”
        另有徐仲芳的《柳夫人小传》,把这一对老夫少妻的生活描写得充满情趣:“柳既归宗伯,相得欢甚。题花咏柳,殆无虚日。每宗伯句应,遣鬟矜示柳。击钵之顷,蛮笺已至,追风电蹑,未尝肯地步让。或柳句先就,亦走鬟报赐。宗伯毕力尽气,经营惨淡,思压其上。比出相视,亦正得匹敌也。宗伯气骨苍峻,虬松百尺,柳未能到。柳幽艳秀发,如芙蓉秋水,自然娟媚,宗伯公时亦逊之。於时旗鼓各建,闺阁之间,隐若敌国云。”

说说柳如是(四)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这段时间,柳如是有一个亲密的女伴,叫黄媛介。钱牧斋《贈黃皆令序》(《有學集》貳拾)云:“絳雲樓新成,吾家河東邀皆令至止。”
皆令为媛介字。同时期著名诗人吴伟业在《梅村家藏稿伍捌诗话》曾记述,黄媛介“嘉兴人,儒家女也。能诗善画。其夫杨  公(即世功,17页)聘后贫不能娶,流落吴门。媛介诗名日高,有以千金聘为名人妾者,其兄坚持不肯。余诗曰,不知世有杜樊川)。指其事也。媛介后客于牧斋柳夫人绛云楼中。楼燬于火,牧斋亦牢落。当为媛介诗序,有今昔之感。”
        “不知世有杜樊川”,乃吴伟业《题鸳湖闺詠》四首之二中句,依陈寅恪先生意,乃“以有所隐讳之故,不便直标其人之名姓也”。“杜樊川”即“杜牧”,诗中“杜樊川”三字,即暗指“牧” 字。同时期江浙一带显著名人,能以“牧”相称的,只有钱谦益。又,《别传》引邓汉仪天下名家诗观初集壹贰“黄媛介”条,云:媛介“时时往来虞山,与柳夫人为文字交,其兄开平不善也。”这与吴伟业 “有以千金聘为名人妾者,其兄坚持不肯” 之言,似乎说的就是一回事。那么,“有以千金聘为名人妾者”,就是钱谦益钱牧斋了?
        又想起吴伟业的《题鸳湖闺詠》诗。其三有句云:“绛云楼阁敞空虚,女伴相依共索居。学士每传青鸟使,萧娘同步紫鸾车。”说的便是媛介当日绛云楼的生活。钱谦益的《贈黃皆令序》(《有學集》貳拾),也就是吴伟业诗话中说的“为媛介诗序,有今昔之感”的诗序,这么描写皆令的绛云楼生活:“硯匣筆牀,淸琴柔翰。挹西山之翠微,坐東山之畫障。丹鈆粉絵,篇什流傳。中吳閨闥,侈為盛事。南宗伯署中,閑園數畝,老梅盤拏,柰子花如雪屋。烽煙旁午,訣別倉皇。皆令擬河梁之作,河東抒雲雨之章。分手前期,蹔遊小別------”
       但柳如是的身体一直不是太好,婚后不久,就旧疾复发。入冬,柳如是随钱出游,“病色依然”(《初學集貳拾上東山詩集叄“小至日京口舟中”》,自道“首比飞蓬”(柳如是《和诗》)。舟过京江,一到苏州就滞留下来,牧斋留如是在苏州治病,一个人回了常熟,到来年二月初,又往苏州,接回柳如是。柳如是这一病,到十六年的暮春才渐有好转,到中秋,愈大半,初冬,方大好。《初学集》里有钱谦益的一篇《造大悲覌卋音像讚》,颇为有趣:
“女弟子河東柳氏,名如是。以多病故,发愿舍财造大悲观世音菩萨一躯,长三尺六寸,四十餘臂,相好荘嚴,具慈愍性。奉安於我聞室中。崇禎癸未中龝大悲弟子謙益焚香合掌,跪唱讚曰:有善女人,靑蓮淤埿,示一切空。疾病蓋纏,非鬼非食,壯而相攻。歸命大士,造大悲像,瞻禮慈容。我覌斯像,黃金塗飾,丹檀斲礱。猶如我身,四大和合,假借彌縫。雲胡大悲,紺目遍照,地獄天宫。母舵羅臂,屈信爬搔,億刧撈籠。而我一身,兩目兩臂,兀如裸虫,生老病死,八苦交煎,呼天吿窮。以是因緣,發大誓願,悲淚漬胷。因愛生病,因病懺悔,展轉鈎通。是愛是病,是大悲智,顕調伏功。我聞之室,香華佈地,寳炬晝紅。樓閣湧現,千手千眼,鍳影重重。疾苦蠲除,是無是有,如楊柳風。稽首說讚,共發誓願,木魚皷鈡,刧刧生生,親近供養,大慈鏡中。”

说说柳如是(四)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柳如是病中,尚有下发入道一事。钱谦益《病榻消寒杂詠四十六首》中第三十五、三十六二首,题作“二首为河东君入道而作”,诗云:
一翦金刀綉髴前。裹將紅淚灑諸天。
三條裁製蓮花服,數畝誅鋤罷稏田。
朝日妝鈆眉正嫵,高樓點粉額猶鮮。頋苓河東君傳引此詩“粉”作黛。
橫陳嚼蠟君能暁,已過三禾枯木禪。
鸚鵡疎牎晝正長。又教雙鷰語鵰梁。
雨交澧浦何曾溼,風認巫山別有香。
斲却銀輪蟾寂寞,搗殘玉杵兔悽涼。
縈煙飛絮三眠柳,颺盡春來未斷腸。
        在集中,这两首诗搁在《追憶庚辰冬半野堂文讌舊事》之后,《追憶庚辰冬半野堂文讌舊事》又写在牧斋去世的头一年,顾云美遂据此认为柳如是下发是在癸卯(康熙二年)秋天。陈寅恪先生以为,云美所记与牧斋原诗辞旨不合,如是下发,应在崇祯十四年冬到十六年冬间病中。看钱牧斋(《初学集》二十下东山诗集四)诗《绛云楼上梁,以诗代文八首》诗,其中有句云:“衜人舊醒邯鄲夢,居士新營履衜居”,绛云楼在崇祯十六年冬建成,陈先生之说,当在理焉。
         柳如是下发入道,与邀黄皆令入住绛云楼,都在病中,推想其间,应是有一些关联的。
绛云楼的名气很大,一是因为它是当世红颜柳如是居住的地方,二是因为它藏书万卷,富丽堂皇。但在顺治七年十月初二的夜里,雷电交作,大雨倾盆,半野堂火,片刻煨尽。绛云一炬,万书无遗,令后人惋惜不尽。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