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常思念故乡那条河,语溪呀,我是你的儿子

 
 
 

日志

 
 
关于我

童心未泯,忠厚不愚,上网写博,自得其乐! 这是本人的原创图文博客。引用、转载者请注明出处,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说说柳如是(二)  

2011-01-18 07:20:10|  分类: 嘉禾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说柳如是(二)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陈寅恪先生晚年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用他失明前的积累、记忆、脑子中贮存的许多信息,花了前后大约九到十年的时间,请人念前人的诗,听后,人脑也如计算机一样紧张工作:这首诗也许与另一首诗有什么关系;这首诗提到的朋友可能即与柳氏相识;把朋友、同乡、同事、同僚种种关系一一理清,然后把与两人姻缘有关系的诗做一解释,用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完成了这部数十万字、对三百年前知名度不太高的、并不为人所重视的一个青楼女子的生平介绍。

序篇——早年

  少女时代,柳如是聪明乖巧,俊美端庄,可惜,家里出了变故,四五岁的时候,就被人贩子卖到盛泽,一个叫做“归家院”的地方,跟着名妓徐佛,做养女。徐佛是位多才多艺的“交际花”,为调教养女,她很下功夫。将来出去混饭吃,不但模样俊,还得是“全活儿”——吹拉弹唱、琴棋书画、顾盼啼笑、煎炒烹炸……样样拿得起来,放得下。在浓郁的青楼气氛中,小女孩儿很快就成熟了。据说,她“为人短小,结束俏丽。性机警,饶胆识。”可见,是个有脾气、有心眼儿的“袖珍美人儿”。接下来,杨姑娘便到吴江,给大户人家当了奴婢。做奴婢,注定将来既不清静,又不干净。刚那么点儿年纪,就掉进了情人堆儿里,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吴江故相”。
    “吴江故相”就是柳姑娘的第一个东家——周道登。此公家住吴江(今江苏吴江),是宋朝理学家周敦颐的后代。万历二十六年中进士,崇祯初年,曾任东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礼部尚书相当于“正部级”,而且,周道登确曾“入阁”。崇祯二年(1629年),他“罢归”之后,吴江人便亲热地称他为“故相”。《明史》很瞧不起这个人,“列传”里轻蔑地说:“道登无学术,奏对鄙浅,传以为笑。”虽说他表面上呆头呆脑,内瓤却非常“色”。一瞥着美女,两只眼睛马上就变成了小钩子儿,恨不得把姑娘剥得一丝不挂。柳如是进府当丫环,先伺候周道登的老娘,后来,又被周道登看中了。他家妻妾成群,老头儿还以没有后代为借口,满世界划拉美女。他拈着一把大胡子,硬逼柳如是作妾。一个14岁的小女孩儿能怎么办?只能乖乖地就范。

乾隆年间,钱肇鳌在《质直谈耳·柳如是逸事》里记载:“(柳如是)年最稚,明慧无比。主人常抱置膝上,教以文艺,以是为群妾忌。”看来,周道登对新娶的小妾非常喜爱,像玩一只小猫儿似的,弄到腿上,手把手地教她写写画画,老头儿自然非常痛快。那些妻妾早红了眼,恨不得掐死柳如是。岂料,柳如是没死,“吴江故相” 罢归五年之后,先上了西天。周道登尸骨未寒,柳如是就被赶了出了家门。两眼一抹黑,去哪儿呀?只剩一条路了,那就是“沦落风尘”。

说说柳如是(二)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一、松江时期
    在柳如是早年旧情中,常为人道的则是陈子龙。志士侠女,似乎在明末那诡艳的天空里交相辉映,格外夺目。
    陈子龙(1608-1647),字卧子,晚年号大樽,松江华亭县人,《明史》说他“生有异才”。陈寅恪先生根据宋让木《秋塘曲》中“湘帘此夕亲闻唤,香奁此夕重教看。乘槎拟入碧霞宫,因梦向愁红锦缎”句,推想其时,柳如是有诗赠于陈子龙,二人约见白龙潭,而在此之前,柳如是与陈子龙已经相识。又据陈子龙崇祯六年除夕写的《癸酉长安除夕》诗之“去年此夕旧乡县,红妆绮袖灯前见”,推料崇祯五年除夕,柳如是“红妆绮袖”,二人已有相见。再考陈子龙写于崇桢五年十月的《吴阊口号》十绝句,从其中辨析出早在崇祯五年,陈、柳二人已互萌情意。《吴阊口号》十绝句其八云:“何妨放诞太多情,已幸曾无国可倾。却信五湖西子去,春风空满阖闾城。”放诞多情,正是柳氏性情的明显特征。其十云:“各有伤心两未知,尝疑玉女不相思。芝田馆里应惆怅,枉恨明珠入梦迟”,则是表现陈、柳二人情思婉转。  
    崇祯八年春,多雨,柳如是与陈子龙的爱情成熟,二人在松江城南门内的徐氏南楼里同居,而南门外陆氏南园,是陈子龙的读书处。如是随同子龙出入南园,与几社士子们一道,读书论事,吟詠游宴,度过了一段快乐时光。只是这段快乐的时光太短暂,短暂得似乎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就被东风吹散了。子龙妻张孺人不容如是,夏,如是离陈伤心而去。
    关于陈、柳关系,虞陽說苑本《牧斉遺事》中有这么一条记载:
    “柳嘗之松江,以剌投陳臥子。陳性嚴厲,且視其名帖,自稱女弟,意滋不悅,竟不之答。柳恚,豋門詈陳曰,風塵中不辨物色,何足為天下名士?”
     《华亭县志》也有类似轶事:
    “陈卧子负海内重名,柳如是欲委身焉,从盛泽至松,屡以刺谒,自称女弟。陈严正不易近,因转属于虞山钱蒙叟。”
    乍看之下,“風塵中不辨物色,何足為天下名士?”的话,是很有柳氏机敏、刚烈的风格的,但事实上,陈柳二人同题创作了大量诗词,酬唱往来,印证了二人的亲密关系。并且,陈子龙为柳氏《戊寅草》集做序,序中称“柳子遂一起青琐之中,不谋而与我辈之诗,竟深有合者”,大叹“是岂非难哉?是岂非难哉?”可见子龙“不悦”之说,是难以成立的,柳之转属钱蒙叟(谦益),亦不是因为“陈严正不易近”的原因。

说说柳如是(二)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二、嘉定盛泽间时期(八年秋晚柳如是迁往归家院以后,至九年柳如是再游嘉定复返盛泽镇归家院)
    柳如是离开陈子龙后,移居横云山,与陈子龙仍有着诗信往来,二人一时皆伤愁病甚。陈子龙有《江城子。病起春尽》,可见其满腹幽怨:
    一帘病枕五更钟。晓云空。卷残红。
    无情春色,去矣几时逢。
    添我千行清泪也,
    留不住,苦匆匆。
    楚宫吴苑草茸茸。
    恋芳丛。绕游蜂。
    料得来年相见画屏中。
    人自伤心花自笑,
    凭燕子,骂东风。

柳如是的心态,则从这一首诗中可以体会。《初秋》八首之三云:
    苍然万木白蘋烟,摇落鱼龙有岁年。
    人似许玄登望怯,客如平子学愁篇。
    空怀神女虚无宅,近有秋风飘渺篇。
    日暮飘零何处所,翩翩燕翅独超前。
    如是身在横云山,自比许迈(魏晋道士),药炉禅榻,日与青松秋藤为伴,因子龙伤病愁甚,遂比子龙是赋《四愁诗》的张衡(汉文学家),她一语道破“无情春色”“留不住,苦匆匆”的原由,即子龙“空怀神女虚无宅”,黯然神伤里,子龙也只有寄来诗信,说说秋风之飘渺了。人生飘零,哪里是她可停留的处所,如是愿做一只翩翩独飞的燕子,哪怕无路,亦向前行。
    秋深时节,柳如是离开松江,迁往盛泽镇归家院,陈子龙送至武塘,始别去。彼时情景,应是执手相看泪眼。
    九年的正月,柳如是第二次来到嘉定。陈寅恪先生考证,柳如是“嘉定之游,前后共有二次。一为崇祯七年甲戌暮春至初秋。二为崇祯九年丙子正月至二月末。”头一次,是在陈子龙、宋徵璧一同进京赴试的空当儿。这一次,则是与子龙分手不久,神伤魂消之时。

说说柳如是(二)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嘉定县城在松江北,青山翠美,绿水秀丽,柳如是游历嘉定,向程嘉燧、唐时升、李流芳、娄坚等诸老求教文艺,另有择婿之意。《明史》(列传第一百七十六文苑四)记载此四老如下:
    唐时升,字叔达,嘉定人。父钦训,与归有光善,故时升早登有光之门。年未三十,谢举子业,专意古学。王世贞官南都,延之邸舍,与辨晰疑义。时升自以出归氏门,不肯复称王氏弟子。及王锡爵枋国,其子衡邀时升入都,值塞上用兵,逆断其情形虚实,将帅胜负,无一爽者。家贫,好施予,灌园艺蔬,萧然自得。诗援笔成,不加点窜,文得有光之传。与里人娄坚、程嘉燧并称曰“练川三老”。卒于崇祯九年,年八十有六。
    娄坚,字子柔。幼好学,其师友皆出有光门。坚学有师承,经明行修,乡里推为大师。贡于国学,不仕而归。工书法,诗亦清新。四明谢
三宾知县事,合时升、坚、嘉燧及李流芳诗刻之,曰《嘉定四先生集》。
    李流芳,字长蘅,万历三十四年举于乡。工诗善书,尤精绘事。天启初,会试北上,抵近郊闻警,赋诗而返,遂绝意进取。
    程嘉燧,字孟阳,休宁人,侨居嘉定。工诗善画。与通州顾养谦善。友人劝诣之,乃渡江寓古寺,与酒人欢饮三日夜,赋《咏古》五章,不见养谦而返。崇祯中,常熟钱谦益以侍郎罢归,筑耦耕堂,邀嘉燧读书其中。阅十年返休宁,遂卒,年七十有九。谦益最重其诗,称曰松圆诗老。
    光绪修《嘉定县志》称李流芳“诗文雍容典雅,至性溢楮墨间”,并评论嘉定四老:“诗文书画,照映海内,要皆经明行修,学有根柢,而唐(时升)以文掩,娄(坚)以书掩,程(嘉燧)以诗掩,李(长蘅)以画掩云”。
    从正月初到二月末,柳如是与诸老连日游宴,诗酒酣歌,通宵达旦,松园诗老程嘉燧则对柳如是表现出格外的喜爱来。正月十一、二两夜,柳如是留宿其家,醉餘夜深,徘徊寺橋,俯仰昔遊,松园老人殷勤备至。其时,程嘉燧年已七十,柳如是年方十七。不过,十七岁的柳如是没有看上程嘉燧,年龄也许不是主要原因,《明诗综》中选程孟阳诗,后附诗话,其中有一句不太中听的话:“孟阳格调卑卑,才庸气
弱”。一介潦倒山人,格调能高到哪里去?更何况,有一个刚刚分手的人中龙子陈子龙做比。无论程孟阳多么擅丝竹,精诗论,短时间里,柳如是还说服不了自己,委身下嫁于这么一个穷老山林之人。离开嘉定时,柳如是仅以诗留别。

说说柳如是(二)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此期还有稍可一提的二件事,一是这年的六月,柳如是与名士朱子暇游鸳湖,遇上程嘉燧。此时的柳如是“愁似横波”,“病起尚怜妆黛浅”(程嘉燧《六月鸳湖饮朱子暇,夜归,与云娃惜别》,看起来情形不算好。一是九、十月间,复社领袖张溥曾往盛泽镇访徐佛,见到柳如是。沈虬的《河东君传》里略有记载,只说柳如是色美于徐,听其口音,禾中人,对其情态,没有描述。这两件事情,对柳如是的人生都没产生什么影响,我们也就仅仅一提。
    在盛泽的这两年里,柳如是的心中是时时浮着淡淡的阴灰的云的。一方面,她仍想念着陈子龙,她一气儿写下《梦江南。怀人》二十首,“人去也,人去夜偏长”,“人何在?人在枕函边。只有被头无限泪,一时偷拭又须牵。好否要他怜。”忧伤,凄凉,令人含泪。又一方面,她自身又浮萍流转,飘泊不定,迫于今后的生存,她得为自己觅一个妥当的安身处所,但茫茫人海,再到哪里去寻觅一个陈子龙?

 

  评论这张
 
阅读(6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