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溪子原创图文博客

常思念故乡那条河,语溪呀,我是你的儿子

 
 
 

日志

 
 
关于我

童心未泯,忠厚不愚,上网写博,自得其乐! 这是本人的原创图文博客。引用、转载者请注明出处,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永存吾土,世传有绪  

2009-08-13 09:16:43|  分类: 阅读辑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伯驹先生的书画收藏

章诒和先生的《往事并不如烟》一书里有一篇《君子之交——张伯驹夫妇与我父母交往之叠影》,说的是张伯驹先生与她家的交往。其中说到张先生为了不让国家的一些珍贵书画外流海外,不惜破家收藏的往事。

张伯驹喟叹道:“不知情者,谓我搜罗唐宋精品,不惜一掷千金,魄力过人。其实,我是历尽辛苦,也不能尽如人意。因为黄金易得,国宝无二。我买它们不是为了钱,是怕它们流入外国。唐代韩干的《照夜白图》,就是溥心畬在1936年卖给了外国人。当时我在上海,想办法阻止都来不及。七·七事变以后,日本人搜刮中国文物就更厉害了。所以我从30岁到60岁,一直收藏字画名迹。目的也一直明确,那就是我在自己的书画录里写下的一句话──予所收藏,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

       张先生的夫人潘素说,抗战爆发以后,先生和她俩为保护这些文物珍品,把所有的字画一一缝入衣被,全部携往西安。一路的担惊受怕,日夜的寝食不安。怕土匪抢,怕日本人来,怕意外的闪失,怕自己的疏忽,时刻地小心,整日地守在家中。外面稍有动静,气不敢大出,心跳个不停。总之,为了这些死人的东西,活人是受够了颠簸和惊吓。

我们来看看这些国宝吧——

陆机平复帖——

护国珍毁家纾难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在收藏界素有“中华第一帖”之称的《平复帖》出自西晋云间大文人陆机的手笔,是现存最早的名人书法真迹。

释文:“彦先羸瘵 ,恐难平复,往属初病,虑不止此,此已为庆。承使唯男,幸为复失前忧耳。吴子杨往初来主,吾不能尽。临西复来,威仪详跱。举动成观,自躯体之美也。思识□量之迈前,势所恒有,宜□称之。夏伯荣寇乱之际,闻问不悉。”

《平复帖》的书写年代距今已有1700余年,是现存年代最早并真实可信的西晋名家法帖。它用秃笔写于麻纸之上,笔意婉转,风格平淡质朴,其字体为草隶书。《平复帖》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同时对研究文字书法变迁方面都有参考价值。

张先生收藏《平复帖》的一段往事——

上世纪30年代初期,张伯驹在湖北赈灾书画展览会第一次见到这件国之瑰宝。他知道这是中国现有存世最早的名人书法真迹。此帖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比王羲之的《兰亭序》至少早60多年,是现今传世墨迹中的“开篇鼻祖”。整幅作品长不足一尺,只有9行字,却盖满了历代名家的收藏章记,朱印累累,满纸生辉,被收藏界尊为“中华第一帖”。

那时,张伯驹就和家人商量,希望能收藏这一国宝级的书帖。于是他托人向溥心畬婉转求购。但溥儒当时表示:“我也不缺钱,如果你实在要买,那么必须出价二十万大洋。”这个要价无异于狮子大开口,张伯驹只好暂时作罢。但是这幅字帖始终是一个未解的情结。

      他就拜托阅古斋的“画儿韩”求告溥心畬,恳请他不要将《平复帖》卖给外国人。溥心畬一概搪塞过去。张伯驹放不下心,1937年,叶恭绰在上海举办《上海文献展览会》之时,他又托张大千到北京致意溥心畬,表示愿出六万元大洋收《平复帖》。但溥仍执意要价二十万元,购帖仍然未果。

1938年,春节前夕,张伯驹得知溥心畬母亲病故,急需用钱。在这“急景残年”之际,他请北洋政府教育总长傅增湘先生做中间人,以4万元大洋将《平复帖》购入。张伯驹欣喜若狂,庆幸此宝未被商贾转手卖于国外。此后,有日本古董商以30万大洋的高价求购,都被张伯驹断然拒绝。

张伯驹视《平复帖》为宝,“从那以后,我在北京蛰居四年,深居简出,保护此帖。以后,又同我妻潘素从北京去西安,把《平复帖》缝藏在衣被中。经过多少跋涉、离乱,我都如性命一样地宝藏此帖。”

为了这幅《平复帖》,张伯驹甚至曾被匪徒绑架,一度性命堪虞。

1941年初春的一个清晨,张伯驹在上海乘车上班之时,突然遭人绑架,绑匪索价伪币300万元,才能赎出张伯驹。此时的他,虽曾有很大家业,可是为了收藏真迹古画已囊空如洗。但此时的他早已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他深知绑匪的目的是要敲诈他的名家字画。

绑匪就是汪精卫手下的伪师长丁雪山。张伯驹连日绝食,没过几日就昏迷不醒。丁雪山没有办法,只得让人通知他的夫人潘素来见他一面。

潘素当时心如刀绞,立即赶往绑匪指定的地点。只见张伯驹当时面容憔悴,气若游丝,潘素忍不住泪流满面。

张伯驹连忙安慰妻子,反复叮嘱她:“我宁可自己死在魔窟,也决不允许你变卖我收藏的古代书画来给我赎身。尤其是《平复帖》,绝对要保住。”满脸泪痕的潘素只得连连点头。

绑匪扣押张伯驹8个多月,也未见其心志动摇,最后无奈,写一封信给其夫人说,如果从即日起七日之内不拿出40万伪币来赎身,请做好收尸准备,届时,张君棺木将放置在你家门前。

张夫人见信泪如泉涌,深感问题的严重,于是奋不顾身,走街串户,求亲告友,四处筹措,终于感动了一些亲朋好友,大伙解囊相助,最后终于凑足伪币40万,将张伯驹赎出,而古代书画却一张未动。张伯驹置性命于不顾以求保藏文物珍品的感人故事也在艺坛传为佳话。

 

隋朝展子虔《游春图》——

护国珍毁家纾难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游春图》是现存最古老的一幅山水画作品,传为隋代画家展子虔(约公元550—604年)所画。上有宋徽宗赵佶题写的“展子虔游春图”6个字。从画上题记钤印可知,该画在北宋时收入内府,元代为鲁国大长公主所有,明代由严嵩收藏,清代再度入宫,此画在《钤山堂书画记》中有著录,可以说是一幅流传有序的中国早期山水画艺术珍品。清末,溥仪出逃,大量珍贵的历代古玩字画散失于东北,《游春图》就是其中之一。

展子虔历经北齐、北周而活跃于隋文帝时期,擅长人物鞍马、山水楼阁。《游春图》以春游为主题,画幅虽不大,却场面开阔。已经摆脱了前代山水画大多是作为人物的背景而出现,基本上是“人大于山,水不容泛”的画法。此图“写江山远近之势尤工,故咫尺有千趣”,画面色彩浓丽厚重,山石树木均以矿物制成的石青、石绿颜料赋色,以青绿的色彩为主调,建筑物和人物、马匹间以红、白诸色,既统一和谐,又富有变化。亮丽的色彩亦更好地衬托出明媚的春光。画中人物或乘骑于山径,或泛舟于湖上,姿态各异,生动有趣。远山浮翠,白云缭绕,树发新枝,嫩绿初露,桃花绽开,绿草如茵,好一派春和景明的景色。如元人所题:“暖风吹浪生鱼鳞,画图仿佛西湖春。”

《游春图》是我国流传至今的最早一幅绘画作品。卷前有宋徽宗的瘦金体题签,后有元冯子振、明董其昌、清乾隆帝等人的题跋,钤有宣和内府诸玺、清廷内府以及明清诸位大收藏家的鉴藏朱印,堪称镇国之宝。30年代溥仪到东北当伪满洲国儿皇帝时,带走故宫1200件珍贵文物,《游春图》即在其中。抗战胜利后流落民间,因价格太高,一个古董商吃不下,于是八家联合起来,收了这幅画,开价800两黄金。听说《游春图》进入市场,张伯驹心中一阵惊慌,这样的高价他也承受不起,又担心外国人染指。于是力促故宫博物院吃下。但院长马衡苦于经费无着,心有余而力不足。张伯驹硬着头皮去找文物商商量,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游春图》是国宝,无论如何,不能流失国外。张伯驹在收藏界素来口碑甚好,大家都很钦佩他。现在又是出于爱国之心,让"八公司"颇为感动。再说,内战将起,谁敢在这动乱年头花800两黄金买一幅画,不怕树大招风。因此一咬牙,降价至220两黄金,让张伯驹带画走人。220两黄金也不是小数目,逼得张伯驹卖了一大片房产才算筹足。一个多月后,南京政府要员张群到北平,提起《游春图》事,愿出500两黄金,然已晚矣。 

 唐寅《蜀官妓图》——

永存吾土,世传有绪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此图为唐寅早年工笔人物画的代表作。画五代西蜀后主孟昶宫内故事,四个盛装宫妓的神情状貌。图中衣纹用铁线描,细劲流畅,设色妍丽。画中宫妓,穿著的颜色强烈对比,颜色亦浓、淡、冷、暖互相呼应或映衬,变化十分巧妙。仕女的脸部,柳眼樱唇,下巴尖俏,应是当时的社会审美观,同时又以「三白法」将人物额头、鼻梁、颊部施以白粉,使仕女显得秀丽娇柔,具有立体的效果。 

《孟蜀宫伎图》取材于五代后蜀孟永的宫廷生活。画中四个盛装的宫伎,头戴金银荆钗、鲜花冠子,身穿华丽的长褂、修裙。厚厚的脂粉,使她们雪白的脸上,更增添了几分颜色。她们正在忙碌着:一个在照镜子,查看自己的打扮是否合适;一个手里托着脂粉盘,由另一个替她检点、修整;还有一个则在作指导似地比划着。一个个是那样认真,一丝不苟。

 

在上世纪50年代初,张先生将八件国宝级书画捐给了国家。除了上面已经看到过以外,还有唐杜牧书《张好好诗卷》、宋蔡襄书《自书诗册》、宋黄庭坚书《诸上座帖》、元赵孟頫章草《千字文》等真迹珍品,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杜牧《张好好诗卷》——

 

永存吾土,世传有绪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永存吾土,世传有绪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张好好诗》杜牧大和九年作并书。书体为行书。杜牧传世墨迹只此一件。其书字体姿媚,用笔劲健,转折处如孙过庭《书谱》。历代评之甚多,清包世臣赞曰:用笔之法,见于画之两端,而古人雄厚恣肆令人不可企及者,则在画之中截。盖两端出入操纵之故,尚有迹象可寻;其中截之所以丰而不怯、实而不空者,非骨势洞达,不能倖致。中实之妙,武德以后,遂难言之。古今书诀,俱未及此,惟思白有笔画中须直、不得轻易偏软之说,虽非道出真际,知识固自不同。其跋杜牧之《张好好诗》云“大有六朝风韵”者,盖亦赏其中截有丰实处在也。(《艺舟双楫》)又云:花到十分名烂漫者,菁华内竭,而颜色外褪也;草木秋深,叶凋而枝疏者,以生意內凝,而生气外敝也。书之烂漫,由于力弱,笔不能摄墨,指不能伏笔,任意出之,故烂漫之弊至幅后尤甚。戏鸿堂摘句《兰亭诗》、《张好好诗》,结法率易,格致散乱,而不烂漫者,气满也。气满由于中实,中实由于指劲,此诣甚难至,然不可不知也。

宋蔡襄书《自书诗册》——

永存吾土,世传有绪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北宋蔡襄行草法帖。纸本墨迹卷。书于皇祐二年,共书自作律诗十一首,凡七十三行,八百八十四字。书法潇洒雅丽,为蔡书中难得之精品。卷内钤有“贾似道印”、“武岳王图书”、“石渠宝笈”、“嘉庆御览”等印鉴 , 后有张正民、蒋璨、张雨、张枢、王文治等人跋记。元代张雨跋称:“深得魏晋之意,深稳端润,非近时怒张筋脉屈折生柴之态。明代汪砢玉《珊瑚网》曾著录, 真迹后藏入清内府, 有毕沅《经训堂帖》收刻。

宋黄庭坚书《诸上座帖》——

永存吾土,世传有绪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这是黄庭坚为友人李任道所录写的五代金陵僧人文益的《语录》,全文系佛家禅语。署款:“山谷老人书。”“书”字上钤“山谷道人”朱文方玺。后纸有明吴宽,清梁清标题跋各一段。

  卷前后及隔水上钤宋“内府书印”、“绍兴”、“悦生”,元“危素私印”,明李应祯、华夏、周亮工、清孙承泽、王鸿绪,近代张伯驹等鉴藏印。此帖初藏南宋高宗内府,后归贾似道,明代递藏于李应祯、华夏、周亮工处,清初藏孙承泽砚山斋,后归王鸿绪,乾隆时收入内府,至清末流出宫外,为张伯驹先生所得。

此书学怀素的狂草体,笔意纵横,气势苍浑雄伟,字法奇宕,如马脱缰,无所拘束,尤其能显示出书者悬腕摄锋运笔的高超书艺。黄庭坚《山谷自论》云:“余学草书三十余年,初以周越为师,故20年抖擞俗气不脱,晚得苏才翁、子美书观之,乃得古人笔意。其后又得张长史、僧怀素、高闲墨迹,乃窥笔法之妙。”在《语录》后黄氏又作大字行楷书自识一则,结字内紧外松,出笔长而遒劲有力,一波三折,气势开张,一卷书法兼备二体,相互映衬,尤为罕见,是其晚年杰作。

(语溪子按:因未能搜到原作,此图片为后人临本,憾憾!)

元赵孟頫章草《千字文》——

永存吾土,世传有绪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纵24.1cm,横240.6cm,草书103行。
    款署“子昂”。钤“赵氏子昂”、“松雪斋”二方。卷前后钤“赵”、“大雅”、“松雪斋图书印”三方。尾纸柳贯草书长跋。鉴藏印记有安岐、载铨、完颜景贤诸印。
    赵孟頫一生曾以各种书体多次书写《千字文》,草书之作存世不止一件。相互对照,此作风貌爽利硬朗,功力纯熟,然点画略显单调,且多硬峭之笔,结字亦少虚和柔润姿致,而多章草体势。清人安岐评价:“此书体势圆熟,转折峻峭而兼章草。虽宗智永,与往昔所见迥别,乃公之变笔也。评者谓文敏天资既高,学力渊深,未有不神而化者,此卷良是。”
    此卷曾藏清乾隆内府。《墨缘汇观》、《石渠宝笈》、《选学斋书画目》等著录。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